做好汉冶萍申遗把安源打造成世界知名品牌

安源精神研究会:李小建、孙正风

关于工业遗产的概念,武汉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陈思雨在《浅谈汉冶萍工业遗产及其保护——以汉阳铁厂为例》文中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2003年对工业遗产的界定是:工业遗产不仅包括磨坊、运河、桥梁以及运输和工厂,而且包括由新技术带来的社会效益与工程意义上的成就,如工业市镇、运河、铁路、桥梁以及运输和动力工程的其它物质载体。中国近代工业遗产主要集中在19世纪后半叶至20世纪50年代这样历史时期,国外资本家在我国兴建的近代工厂,主张洋务的代表人物以及民间资本家兴办的中国民族工业,新中国成立之初的社会主义工业,都在中国大地上留下了独具特色的工业遗产,它们构成中国工业遗产的主体。”

汉冶萍经过了126年的发展变化,经历了大清朝、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三个朝代;经历了晚清洋务运动、民国之乱、抗日战争、国内战争的民族劫难;经过了新中国企业发展,在发展中不断壮大,产生裂变,演化成了多家独立企业。早已物是人非。但汉冶萍在百年风雨中不断创新自身独有文化,如创始初期的“自强”、“求富”企业精神,抗战时期的精神,以及新中国不断发展中各自创立的企业文化。但是这些文化综合起来就是汉冶萍文化,它的命运与中国人的命运息息相通,一部汉冶萍历史,就是中国人的苦难史,中国人自强不息的历史,它不仅在中国有着典型意义,在世界都具有典型意义。

从以上概念中我们得知,汉冶萍工业遗存完全符合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规定。

 

汉冶萍文化的特征

第一、它与世界工业文明同步。

汉冶萍公司产生于十九世纪。这一时代正是世界工业蓬勃发展时期,一方面,当时世界主要工业国家走向了后资本主义阶段,世界工业经济呈现蓬勃发展之势;而另一方面,中国、印度等传统农业国由于受到传统模式的束缚和列强的挤压,则越加落后,世界形成两极分化之势。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具有自尊心的中国知识分子和官僚要求变革,从一个传统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强国。汉冶萍公司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的产生,它不仅与世界工业文明同步,同时又融合了中国的特色,是民族自尊自强的产物。

第二、它是亚洲最早最大的煤铁联合体。

汉阳铁厂创办于1890年,比日本八幡制铁所早了7年,是亚洲唯一的近代钢铁企业,1898年创办了萍乡煤矿,1908年,盛宣怀利用萍乡煤矿的红利,联合三厂矿创办了汉冶萍煤铁厂矿有限公司,据1924年3月间,由公司组织人员收集,庞钟磷总纂的《汉冶萍公司事业纪要》所载,汉阳铁厂占地4.7万方,建有高炉、铁汁调和炉、煤气炉、电力大风机、烘钢炉厂、钢条长、轧钢厂等大大小小的工厂数十座。大冶铁矿占地7.8方里,两座化铁炉及水路交通。萍矿占地504.373方里(126平方公里),建有直井2座、横井1座,年产煤70余万吨;洗煤台2座、洋焦炉3座、土焦炉220余座,90公里株萍铁路。另有上海事务所、北京事务所、日本东京事务所、英伦事务所、汉阳运输所,自办厂矿内铁路51公里(株萍铁路除外),自购轮驳199艘。有员工3万余人。据外籍总工程师吕柏、总矿师赖伦1909年结算汉冶萍总值4087万两银。当时中国的第二大企业轮船招商局有资产总值为450.92万两,它比招商局多3636.08万两,几乎不成比例。

第三、它产生了中国近代工业文明的诸多管理人才及工业文化人。

汉冶萍公司可说是囊括了中国社会的精英,有湖广总督张之洞、邮传部大臣和汉冶萍公司创始人盛宣怀,有中国轻工业奠基人张骞、北洋政府总理孙宝琦、做过代理农商总长的王治昌,更有诸如郑观应、李维格、吴健、张赞宸、李寿铨等诸多管理人才;同时,这些人又都是中国的文化人,张之洞为探花、内阁学士、学者、诗人,盛宣怀为秀才,郑观应为启蒙思想家、诗人,李维格为改良主义者、钢铁专家,张赞宸为湖北候补道,李寿铨为南社社员、诗人。可以说,汉冶萍包揽了中国文化精英,他们与中国最大企业相结合后,产生了中国独有的工业文化,这些人不论谈吐、文笔、交往、修养、以及翰墨,都是中国顶上乘的,对于开拓中国工业文化作出了不朽的贡献。

第四、它牵扯着中国顶层的神经,它的每一次变动甚至影响着中国最高层的决策或社会的变更。

汉冶萍的诞生并不是孤立的现象,而是中国最高层决策的结果,因此它也牵涉到中国的命运。创办初期,它是关系到中国的主权不被旁落以及民族振兴的重大决策而由张之洞提出来、由最高层决策而成的;宣统三年,各种矛盾激化,在这个关键时刻,邮传部大臣盛宣怀又提出铁路国有化,各地迅速掀起保路运动,遂演变成了辛亥革命,推翻了一个王朝;革命成功后,由于临时政府缺乏资金,由汉冶萍公司作抵押向日本借款,遂演变成了大借款,为汉冶萍的灭亡准备了条件;1914年日本提出“二十一条觉书”,更是把中日对立和国内矛盾推向了风口浪尖上,从而导致了“五四”运动的产生,中国社会从此由旧民主主义进入到新民主主义阶段,引起了中国社会的变革。至于公司与地方的矛盾,引起兵戎相见,更是常事。

总之,汉冶萍的命运是与民族的兴衰连成一起的,它是民族命运的结晶,它影响到了中日关系,它关系到世界特别是亚洲钢铁产业分配的格局,它的兴衰无疑是世界工业史上的重大事件。

 

汉冶萍遗存

经历了时间的洗磨,汉冶萍还遗留着许多历史遗迹和历史遗存,这些遗迹和遗存,成为了我们申遗和旅游开发最直接的物证。

在汉阳铁厂有由钢筋水泥浇筑成的巨大敦实的车间、悬挂在车间顶部的行车、外墙纵横交错的管道、“定汉神铁”、汉冶萍时期制造的铁路、汉阳铁厂界碑、汉阳兵工厂大门、汉阳兵工厂大片厂区以及中国“第一枪”汉阳造等。

在黄石有我国黄河以南的第一条从大冶老铁山山麓通往石灰窑江边的运矿铁路、巨大的露天矿坑、被槐树掩映的万余亩废矿、抗战时期炸毁的汉冶萍高炉基址、日本人1901年在大冶石灰窑建筑的两栋西式大厦等。

在重庆同样保存了一些汉冶萍遗存,它们分别是1、设备。保留有800毫米轧钢机、8000匹马力蒸汽机、老车床等少量汉冶萍时期的机器设备。2、建筑。钢迁会时期的大型轧钢车间、防空洞、烈士墓等。3、图书。重钢档案馆现存盖有“汉阳铁厂藏书楼”印章的古籍200余种1000多册。4、器物、保管有汉阳铁厂钢轨(1903年和1911年)、汉阳铁厂砖瓦、汉阳铁厂铁件等文物。

有一套完整的档案。汉冶萍公司是中国“钢铁工业摇篮”,公司从光绪十六年(1890年)湖广总督张之洞创办汉阳铁厂,到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被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接收,先后经历了官办(1890年~1896年)、官督商办(1897年~1907年)、商办(1908年~1948年)三个时期。在这半个多时间中,围绕着组织机构、生产技术、公司财物、经营管理、公司对外关系诸方面内容,产生了大量档案。这批档案虽经兵燹,然而却躲过了劫难,完整地保留了公司的历史。档案长100余米,6467卷册,成为了中国近代史上最具研究价值的珍贵资料,对于研究中国冶金史、近代煤炭工业史、中国近现代工业史、公司对外关系、乃至中国近代史、外交史,都具有非常重要的史料价值,为研究者提供了第一手详实资料。

这些资料不仅是研究者的必备工具,同时它又是人类认识自然、驾驭自然、开发利用自然的记录,是记录者用他的智慧和汗水创造的文字符号,是公司数万员工数十年劳动积累的大集成。公司档案早已跨越了企业私家档案这一狭小范畴,成为了人类文化的共同遗产。值得一提的是,从2013年以来,湖北大学“汉冶萍”档案暨工业文化遗产调查课题组开展了汉冶萍档案合并、申遗工作,目前已经申遗成功。

安源保存的汉冶萍遗址遗存,可以说,保存量最丰富、最原生态、最有价值的,是汉冶萍文物的“主产区”和“低地沉淀区”,安源汉冶萍文物保存量颠覆了人们的想象。它们主要有:

萍安铁路

萍安铁路于光绪二十四年十二月(1899年1月)动工,由德国人、萍乡煤矿总矿师赖伦勘测设计并负责修筑,长7.23公里,开始设计用德制33磅轻轨,后改用汉阳铁厂造85磅轻轨。翌年八月萍安铁路填砌枕木、铺设钢轨。

总平巷

总平巷兴建于1898年古历六月初八,洞口造型彷如一座牌坊,80平方米,正中间一个大三角形,两旁各一个稍小的三角形,中间的主洞是通衢大道,两边各自一个耳室,大三角形下面有总平巷三字,下面为岩尖、平头锤相交的图案,这是煤焦商标。据《汉冶萍公司志》记载:民国八年(1917年),汉冶萍公司专门铅印了《钢铁煤焦样本》,分中、英两种文字印行,封面上印有图案并标明“平头锤和探矿尖头各一把,成交叉形,以示对客户负责。”

总平巷内最长的巷道东平巷,巷道净高2.5米,净宽3.5米,全长2860米,内铺复线双轨,矿井运输为架线电机车,为安源矿主力矿井,产量占当时总产量的三分之二。

现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

萍矿总局大楼(盛公祠)

建在八方井西边的炮台岭上,为中西合璧围廊抱厦式建筑,坐南朝北,形状如一艘乘风破浪的航船。分前后两栋,前栋为主楼,建在一座高台阶上,台阶下为地下室,共三层;后栋为两层,为电报、电话总机室,储藏室、工友间等。总建筑面积2500平方米。楼外为花格围墙,看去特别文雅。

1907年盛宣怀来安源验收,居住在总局大楼内。1916年4月17日盛宣怀病故后,萍乡煤矿职员为纪念这位创办元勋的胆略与艰辛,集议捐资在安源兴建盛公祠。1923年3月13日改建而成。现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

公务总汇、矿务学堂、萍矿官钱号

三处连为一体,兴建于1906年,总建筑面积2258平方米。其中:

公务总汇即现谈判楼,为两层砖瓦建筑,前后游廊,外沿饰以铁艺栏杆,显得庄重典雅。因1922年9月14日安源大罢工,16日刘少奇代表工人与矿局在此谈判而著名。现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

矿务学堂为中国最早煤炭学堂,是培养专门煤矿人才的地方。

萍矿官钱号是中国煤矿最早的银行。

张公祠

萍乡煤矿即将建成时,朝廷派兵部尚书铁良来安源考察总办张赞宸政绩廉能情况,结果发现他不仅政绩突出,而且为人极为廉洁,“语不及私”,为了建矿人都累病了,身为二品顶戴湖北候补道的总办,治病经费完全可以由矿局负担,而张赞宸则自己掏钱去上海医治,以致耗尽积累。治病期间,矿局员司纷纷送钱赠物,他无法拒绝,却要家人变卖礼物,将钱铸成纪念建矿银牌,还送每个员司。铁良见他功勋卓著而人品又极廉,就奏准朝廷擢升他为天津银行总办。1907年3月初一日,正是张赞宸办矿9周年之际,不幸在上海病逝,享年45岁。

1908年5月,盛宣怀等照军营立功后积劳病故从优议恤援案,奏准朝廷将事迹付史馆,在安源及原籍江苏武进县自行建造张公祠,以资纪念。可是张赞宸生前并未留有为自己建馆的资金,还是萍矿员工集资为他建馆,以纪念这位建矿元勋。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东、南、西、北四院。

东、南、西、北四院位于八方井东侧、总平巷西侧的山岗上,占地数十亩,为工程技术人员宿舍和办公楼,种以香樟、梧桐树,环境优美,当时主要技术人员是洋人,所以居住的是洋人,人们叫这为洋房子。

东院    东院面朝安源矸石山,为两层砖木结构建筑,建筑面积856.06平方米,使用面积728.74平方米。

南院    南院位于四院的最顶端,面朝安源街,为两层砖木结构建筑,建筑面积861.54平方米,使用面积679.41平方米。为萍矿总公司赖伦办公兼住室。

北院    北院位于四院的最低端,在安源矿生产调度室上面,面朝安源街。为两层砖木结构建筑,外有围墙围着。建筑面积1166.42平方米,使用面积978.52平方米。

西院面朝八方井,建筑面积765.4平方米,使用面积622.75平方米。

老萍矿运煤码头

该码头位于五陂镇长潭里萍水河边,为木板房,约80平方米,现破烂不堪。有砖踏步通往河岸。

该码头在株萍铁路没完工前,是汉阳铁厂煤炭的运输线,萍乡运往汉阳铁厂的煤靠肩挑车推运至此,用小船装运至湖南株洲湘江边,再装大船转运至汉阳铁厂。

萍矿窿工处

安源矿还完好保留着萍矿窿工处办公房,现在安源矿配电所内,面积约300余平方米。窿工处原为工头用办公室。民国初期,萍乡煤矿有工人16000工人,其中光工头就有400余人。

此外,八方井、六方井、炮台基址、萍安铁路旁的女贞树及安源矿区香樟树等遗迹遗存多处,在安源纪念馆、安源国家矿山公园博物馆内,有汉阳铁厂生产的钢轨、萍乡煤矿1921年生产的往复式水泵、弯道机等。

 

做好申遗工作

汉冶萍公司属于三省市,要申遗,不是某一个地方所能完成的,必须三地联合起来进行。目前,三地都做了一些工作,汉阳铁厂将2.3公顷土地用来做博物馆,另外的21公顷作为工业遗址保护区,其中博物馆地块内保留一栋3层工业厂房和一处烟囱做文化创意园。大冶铁矿于2005年申报成功了国家第一批矿山公园,对露天矿坑进行了保护,建成了万亩废矿复垦区、纪念碑、毛主席雕像、广场、矿山机械展览区等。已经连续3年举办了槐花节,旅游不仅增加了企业的收入,还打出了企业的品牌。安源保存了较丰富的汉冶萍资产,在新世纪头十年煤炭吃香的时候,加强了对地面设施的投入,兴建了青年毛泽东铜像、八方井、总平巷、谈判楼、盛公祠5个小广场,整理、绿化了矿区,现在整个矿区整洁漂亮、鸟语花香、四季常绿,已经成功获批了绿色矿山。

笔者愿贡献愚策:

首先要提高认识,把汉冶萍申遗,打造世界级品牌。

汉冶萍遗产遗迹的申报工作起点必须要高,必须站在世界的高度来认识,组织专家对遗存遗迹进行评估,向国家有关部委推荐,争取纳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遗产名录。

其次,要三地联合行动,由各地政协分管,组织专门班子做申遗工作。

安源煤矿非遗旧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