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的军事生涯始自安源

 

鄔洁梅

 

 

毛泽东,作为二十世纪闻名中外的伟大军事家,其创建的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独具特色,令世人称颂。然而,您是否知道,毛泽东的军事生涯是从组织领导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开始的、是从安源起步的呢?这里介绍的,就是毛泽东组织指挥秋收起义的几个片段……

 

                    一、 运筹张家湾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和“马日事变”相继发生。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遭到失败的时候,党中央在武汉召开了“八· 七”会议。会上,鉴于革命所面临的严峻形势,为反抗国民党的血腥屠杀,决定在秋收时节发动湘鄂赣粤四省的暴动,并任命毛泽东同志为中央特派员,回湖南布置秋收起义准备工作。8月中旬毛泽东和湖南省委书记彭公达,根据湖南省委决定,将中共安源特别区委改组为市委,组织行动委员会,为秋收起义作准备。8月30日,中共湖南省委举行常委会,经过讨论,考虑人力和财力的困难,取消了全省暴动的冒险行动,确定了以长沙为中心的一个区域的湘中暴动计划,决定由毛泽东到安源组织工农革命和起义的领导机构——前敌委员会,并亲自担任师长和前敌委员会书记,负责组织指挥秋收起义。

9月初,根据“八·七”会议和湖南省委会议的决定,毛泽东同志不顾个人安危,风尘仆仆来到安源。在张家湾主持召开了军事会议,具体部署秋收起义工作。到会者有毛泽东、潘心源、蔡以忱、宁迪卿、王新亚、杨骏等。会上传达了“八·七”会议和湖南省委会议的精神,决定组织起义部队——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下辖三个团),兵分三路:第一路由安源进攻萍乡与醴陵,第二路由修水向平江进攻,第三路由铜鼓向浏阳进攻,最后合攻长沙。根据毛泽东同志和安源行动委员会的报告,湖南省委原则同意了安源会议制定的湘赣边界秋收暴动计划。9月5日,毛泽东身穿长袍,手拿雨伞,装扮成商人,和浏阳县委书记潘心源(化装成随从)一起,由浏阳农军派出的刘建中和周克明(化装成轿夫)带路,从安源出发,经上栗、浏阳前往铜鼓指挥第三路工作。途经浏阳张坊村,不料被浏阳县团防队扣留盘查,毛泽东同志泰然自若,巧甩敌兵,机制脱险。后在当地农协领导陈旭明的协助下,历尽艰险,于9月8日(一说7日)抵达铜鼓。毛泽东同志到达铜鼓后,不顾长途跋涉的疲劳,立即与江西省委的同志一起,商讨了起义的部署事宜,并检阅了起义部队。

“秋收时节暮云沉,霹雳一声暴动。”1927年9月9日,在毛泽东同志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的领导下,秋收暴动席卷湘东赣西,安源吹响了革命的号角,铜鼓、修水响起了暴动的枪声,浏阳、平江举起了红色的战旗,醴陵弥漫着战斗的硝烟……

 

二、决胜文家市

 

秋收起义,拉开了中国共产党以革命的武装反对国民党血腥统治的序幕。然而,由于国民党军队的力量远比起义部队强大,暴动未能成功。至9月17日,各路起义部队遭受严重挫折,从根本上丧失了攻打长沙的能力。鉴于革命所遇到的危急形势,9月14日晚,毛泽东同志在浏阳上坪村召开了三团干部会议,总结经验教训,研究部队去向。根据敌强我弱的形势,会议决定取消攻打长沙的计划,确定向南转移。9月19日,按照指令,秋收起义部队在浏阳文家市胜利会师。当天,毛泽东同志在里仁学校召开前敌委员会会议,继续讨论部队的去向。当时,师长余洒度、团长苏先俊等,不甘失利,力图挽回败局,一致强调执行省委乃至中央的原定计划——攻打长沙。在这紧要关头,作为前委书记的毛泽东,运用敌我实力的对比,力排众议,批判、抵制了余洒度“取浏阳,直攻长沙”的错误主张。他强调指出,目前革命处于低潮,敌强我弱。工农革命军包括伤兵在内只有1600余人,而敌人有两个团屯兵坚城,另有一个团驻于长寿等地,还不包括各乡的地方武装清乡团千余人。至于长沙城内,更有何健的军警力量3万余人。而我方既缺少城内的工人暴动,又未能发动四郊的农民。如果贸然去攻城,一定有全军覆没之险。接着,毛泽东又用“叫花子不与龙王比宝”的比喻,阐明了不可反攻浏阳再取长沙的厉害所在,主张应在敌人力量薄弱的农村保存和发展壮大革命力量。他冷静、深刻的分析和通俗的比喻,让众人头脑清醒。最后,会议作出了退出浏阳、前往湘南的决议。

9月20日早饭后,工农革命军在里仁学校操场上集合,师长余洒度向部队宣读了退却的决定,接着,毛泽东作了鼓舞人心的动员讲话,富有远见卓识地指出,“小石头终究能打破大水缸”,工农革命一定能取得胜利!他作完动员讲话之后,亲自率领部队离开文家市向南转移。这是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部队战略转移的开始。

9月25日,工农革命军行至萍乡境内的芦溪三口岩时,突遭江西之敌朱培德部的江保定特务营和保安第四团突然袭击,起义部队进行了顽强抵抗,伤亡600多人(连以上军官阵亡7人),秋收起义总指挥卢德铭也在战斗中不幸牺牲。毛泽东迅速集合剩下的1000余人翻过大山,继续前行,于9月26日到达莲花县城。县城守备队闻风而逃。

三、挥师井冈山

 

部队进入莲花县城后,毛泽东随师住在城南的“宾兴祠堂”。第二天的整个上午,想起途中的遭遇和牺牲的战友,想起革命的艰辛和部队未来的去向,他心绪繁乱,满腹愁思。下午两时左右,中共莲花县党组织负责人朱亦岳等从上西区赶来接头,毛泽东很是高兴,热情地与他们交谈。由江西省委书记汪泽模派来找他的宋任穷同志(时任浏阳县工农义勇队第三中队党代表)也赶到了。他转达了汪泽模的口信和写给毛泽东的密信。毛泽东听完宋任穷的口述,看过汪泽模的密信,对在场的余贲民、朱亦岳等人说:“这下可好了,江西省委写来指示,要我们到赣西的宁冈去,那里有我们党的组织和武装。”在询问宁冈暨井冈山的有关情况后,他召集前委所剩的4个人加上朱亦岳一起开会。毛泽东向大家报告了江西省委来信的大意后,讲了自己的想法:“看来我们不必去湖南了,要转到宁冈去,那地方比湖南强啊。”毛泽东的提议立即遭到余洒度、苏先俊的反对。毛泽东并未妥协,理直气壮地提出两条:一是按照中央的指令,秋暴前委到了哪个省就受那个省的领导,现在执行江西省委的指示理所当然;二是在革命力量弱小的时候,可以退入山区作“红色山大王”。他客观而理性的分析,使余、苏虽心有不悦但也无可奈何,只好率部队随毛泽东向井冈山进军。

9月29日下午,工农革命军到达永新县的三湾。在这里,毛泽东集中精力,对部队进行了著名的“三湾改编”,,严格了组织纪律,建立了民主制度,确立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原则,使部队政治面貌焕然一新,成为一支新型的人民军队。10月30日下午,工农革命军从三湾开到宁冈古城,毛泽东于当晚召开了营以上党员干部参加的前委扩大会。经过两天的争论,会议确立了不去湘南,留在井冈山实行武装割据的方针。10月7日,工农革命军进驻茅坪,袁文才率农民自卫军和附近的农民在村口燃放鞭炮,夹道欢迎,以最尊贵的礼仪迎接毛泽东和工农革命军的到来。

毛泽东从组织发动湘赣边界秋收起义,正式开始了他的军事生涯。他率领起义部队会师文家市,挥师井冈山,成功地实现了中国革命第一次战略转移,并创立了第一块工农革命根据地,开辟了一条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正确的中国革命道路。以这里为起点,毛泽东同志在长期的革命征途中,坚持从战争中学会战争,总结经验,摸索规律,创造了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最终形成了完整的毛泽东军事思想。他创造和领导的人民军队南征北战,披荆斩棘,所向无敌,赶走了日本帝国主义,推翻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建立了新中国,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伟大胜利。由此,使他成为举世闻名的伟大的军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