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密查萍乡矿产资源其侵华野心蓄谋己久

魏  文

 

 

笔者收藏一本《东亚的矿物资源》,是日本昭和15年发行的。它从一个侧面折射岀日本对中国的领土觊觎已久,侵占中国及东亚各国早有预谋。

 《东亚的矿物资源》的特征及其内涵

   《东亚的矿物资源》是日文版,日本横滨高等工业学校讲师理学士内田义信编著。昭和15年(1940年)8月28日,由日本昭晃堂发行所发行。该书盖有“北支那青岛事务所保管资料”的红色圆印章(藏书章),被日本侵华经济机构所收藏及“北支那开发株式会社调查局”的红色条印章(机构章),该机构被证实为日本在侵华战争期间的经济侵略集团,于1938年3月在北京成立。

《东亚的矿物资源》共有420页,图表齐全,其中有矿物资源分布图、矿床地质图、矿区范围图等各种插图达49幅,可谓绘图者煞费苦心,疏而不漏,详尽备至、一目了然,做到“图文并茂”。全书分为三个篇章,第一篇“满洲的矿物资源”、第二篇“支那的矿物资源”、第三篇“南洋的矿物资源”。

调查中国矿产资源的机构和人员,有东京地质协会、日本岩石矿物矿床学会、日本矿业会、满洲矿业协会、满铁地质调查所、满铁经济调查会、东京地学协会刊行、支那工商部矿务司调查、外务省通商局、台湾总督官房调查课及小山一郎、吉村万治等人的文献资料。

调查的时间,从文久三年(1863)开始,到明治元年(1868)用了5年时间,又在明治九年(1876)用了4年时间,后在明治三十六年(1903)又用了7年时间,调查跨度为半个世纪,到昭和15年(1940)该书岀版整整77年。

调查的矿产,有金属矿物中的金、银、铜、铁、锡、铅、水铅、燐、满俺、水银、安质母尼、砒、亚铅。非金属矿物中的石炭、石灰、油母页岩、菱苦土、滑石、白云石、耐火粘土、礬土页岩、陶土、陶瓷土、粘土、天然曹达、石墨、蠟石、螢石、硅石、硅岩、石灰岩、长石、瑪瑙、硬玉、琥珀、软玉、水晶、重晶石、方解石、石绵、硫黄、石膏、花岗岩、明礬、硝石、云母、盐、砒、石材、石油……(还有未翻译的)等几十种矿产资源。

调查的内容,有地质糸统、分布地域、成份含量、岩层厚度、地质分类、储藏产量、灰分热量、年度产量等情况。

调查的产地,覆盖中国大部达成千上万处,及印度、泰国、马来西亚、越南、蒙古等国的矿产资源。

从《东亚的矿物资源》调查总的情况来看,机构之多、时间之长,产地之广、品种之多、内容之全,堪称一本中国矿产资源的“百科全书”

该书上的“支那”,是近代日本侵略者对中国的蔑称。甲午战争中清政府失败后,长久以来一直把中国尊为上国的日本人,在震惊之余大为陶醉。从此,“支那”一词在日本开始带上了战胜者对于失败者的轻蔑的色彩。1913年又根据驻华公使的提议商定:日本政府今后均以“支那”呼称中国。对此引起了很多中国人的愤怒。1930年,国民政府还照会日本:倘若日方公文使用“支那”之类的文字,中国外交部可断然拒绝接受。直到日本战败后,应中国代表团的要求,盟国最高司令部经过调查,确认“支那”称谓含有蔑意,故于1946年责令日本外务省不要再使用“支那”称呼中国。

日本经过了明治维新,日本成了近代机械化程度较高的国家,但是,资源的匮乏使它的发展举步维艰,因此,日本侵华野心觊觎已久,派出大量间谍机构和人员秘密调查中国矿产资源。

 

 《东亚的矿物资源》中的萍乡矿产概况

《东亚的矿物资源》中记载:萍乡县(1960年3月19日,省委、省人委决定为省辖市)的矿产资源有品种有九种:1、萍乡的“金”(259页)、2、萍乡县上株嶺(上珠岭)的“铁”埋藏量三百万吨(265页)、3、萍乡东北三十里峯顶山及雷打山的“铜”(289页)、4、江西省袁州府萍乡县白竺青下谢家冲的“银”(297页)、5、江西省萍乡垇里的“石墨”(304页)、6、江西省萍乡县九洲的“方解石”(304页)、7、江西省萍乡县上埠的“陶瓷土”(304页)、8、江西省萍乡县东路的“紫水晶”(305页)、9、萍乡炭田其“炭”量概算三亿吨(312页)。由此可见,日本对当时小县城都进行“地毯式”的矿产资源调查。这足以说明日本对中国和东亚各国的矿产资源调查是多么之透彻。

据史料记载:萍乡砂金矿点有华云乡的牛宕村、张佳坊月岭、宣风镇的沂源村水下垅、新泉乡檀树村的檀树下、东安里村的赵家冲、金山乡的庙岭、长平乡的马良等地均有砂金矿点。部分地区有季节性淘金活动,在华云乡的牛宕岭一带,淘金历史悠久。据当地人称:该地小河淘金始于民国17年(1928),淘金者沿河作业,范围约6公里。当时淘金者多数来自湖南醴陵等地,人数最多时有上百人。这些淘金者吃住在离牛宕村不远的石兰口庙内。

萍乡矿资源在明清时,排上乡上珠岭就有土法开采铁矿,民间经营。清朝时,由于统治者害怕人民起义,对矿山实行“辄用封禁”政策,使萍乡矿山开采受到严重仰制。上珠岭铁矿延至清嘉庆、道光年间(1796—1805)只稍事开采,湖广总督张之洞因筹建汉阳铁厂急需矿石,派都司李裕胜来萍索取上珠岭矿石样砂。嗣后,清政府派陆军部尚书铁良携同美国、比利时、德国的冶金技师到上珠岭实地勘查。最终只喧嚷一阵,无力开采。民国元年(1912),黄兴督办全国矿务,上珠岭铁矿列入开采计划,旋因赣宁之役爆发而中缀。1914,县绅钟石愚领取上珠岭开矿矿照,开采当中波折甚多,归于流产。此时期,上珠岭铁矿采用土法露天开采,采岀的矿石,运往湖南攸县冶炼。1940年7月,县绅陈绵宗筹款开办白竺铁厂,并在当地开采铁矿。1943年,因日军逼近湘赣两省,铁厂停办,铁矿开采随之停止。

萍乡的铜,到 1985年止,巳发现铜矿床、矿点、矿化点3处。华云乡境的青龙山钨矿伴生小型铜矿床,巳探明储量矿石为12·8万吨,金属量4·4万吨。矿点和矿化点为市北部金山乡境内的梽木山矿点和青龙山的钨铜矿化点。1958年,县人委批准,在上栗七宝山开办萍乡磺铁矿,后改为萍乡铜矿,因地质资源不清,萍乡铜矿于1973年10月停办。

萍乡的陶瓷土在商周时期,生产陶器巳相当发达,在宣风、银河、福田等地的商周遗址中,先后出土上万件陶片。南宋晚期,萍乡制瓷业形成,产地集中在南坑乡窑下等地。萍乡民间曾流传“先有窑下,后有饶洲”之说,足见萍乡瓷业之苦老。清乾隆、道光年间,南坑制瓷巳渐渐移至上埠,上埠开始成为萍乡地区制瓷中心。光绪三十一年七月(1905),喻兆藩、文乃麟、黎翰先、黄师竹、廖凤阶等人集股3万银元,在萍乡城内花庙前成立萍乡瓷业有限公司,由喻兆藩任总办、郭煌臣任窑务、总监。该公司是我国最早注册的瓷业公司之一,在上埠设萍乡瓷厂。宣统元年(1909),发行瓷票扩大生产,上埠巳发展成为江南瓷业生产重镇。1910年,清政府在南京举办南洋劝业赛会,萍乡瓷业有限公司送去萍乡山水美人瓶、富贵根基美人瓶、雾青天球瓶等精品参加展岀,荣获大奖。特别是由黄先初制作、刘兆斌彩绘的一个4尺高的白釉彩绘荷叶瓶,受到与会人员一致赞誉。从此,萍乡瓷器名声大振商贾云集生产欣欣向荣。1944年夏秋之间,日军三次窜犯萍乡,百姓人心惶惶,随之萍乡瓷厂及其他手工作坊纷纷停业。

萍乡煤炭开发较早,依照先人流传手摺所载:“最古者远在唐代”。南宋时期,萍乡的煤炭开采仍为地表浅层刨挖,仅用于烧烤食物和取暖。南宋诗人戴复古(1167—1248年)回老家浙江,路过萍乡时,写下《萍乡客舍》诗,内有“小阁聊坐,征衣不耐寒。地炉烧石炭,强把故书看”之句。南宋淳祐六年(1246),祝穆著《古今事类全书续集》卷十八中记载:“丰城、萍乡二县皆产石炭,于山间掘土黑色可燃,有火而无焰,作硫磺气,既销则成白灰。”至明代,己有人将煤炭批量销往长沙、武汉等地。1898年3月22日(光绪二十四年三月初一),盛宣怀正式颁布成立“萍乡等处煤矿总局”,为官办企业,盛宣怀自认督办,委张赞宸为总办。萍乡等处煤矿总局因建矿在萍乡县境,故曰萍乡煤矿;而其地址又在萍乡县安源镇,故习称安源煤矿。1908年3月12日盛宣怀奏请清廷议准,16日,农工商部发给汉冶萍煤铁厂矿有限公司登记执照,26日(光绪三十四年二月二十四日),将汉阳铁厂、大冶铁矿、萍乡煤矿合并组成汉冶萍煤铁厂矿有限公司。资本总额为二千万两,公司总事务所设在上海四川路,在日本东京、大坂、英国伦敦设有办事处,盛宣怀任总经理,改官办为官督办。“兼釆矿、炼铁、开煤三大端,创地球半面未有之局”,成为了亚洲最大、世界第二的煤铁联合托拉斯公司。商办后,1911年(宣统三年),萍乡煤矿的原煤产量达1115614吨,是1907年产量402000吨的2.77倍,为建矿以来最高年产量,占当年全国产煤量十分之一。1939年3月,日本占领南昌后,5月,全矿奉命折迁停止生产。

目前,《东亚的矿物资源》中记载有关萍乡的“银”、“石墨”、“方解石”、“紫水晶”等矿产资源。至今没有开采的信息报道。

  启迪世人勿忘国耻振兴中华

笔者通过公布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实物铁证——《东亚的矿物资源》,用事实来还原历史。事实证明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是一个全方位的侵略,是用秘密手段调查矿产资源,用战争来掠夺矿产资源,用经济手段来左右中国。所以该书不但是侵略中国和东亚各国的实物证据,而且丰富了日本侵略中国的珍贵文物级研究史料。

日本现任领导人至今对军国主义侵略战争的性质和战争责任不作清晰交待,对这个重大原则问题还在遮遮掩掩,否认侵华历史。10月9日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官方网站公布2015年“世界记录名录”47个入选项目名单,中国申报的《南京大屠杀档案》在列,这标志着南京大屠杀史实,从“中国记忆”上升到“世界记忆”。这有力驳倒了日本极右份子的谎言和今后日本否认南京大屠杀一切动作都是徒劳的。

日本近年来推行一种倾向——“把中国当作假想敌”,开展在中国进行间谍活动,获取所需的情报。其中2015年,我国公布了辽宁、上海、浙江三起日本对华间谍事件,分别对四人日本间谍嫌疑人采取了强制措施,二人被逮捕,一人被拘留,一人被监视居住。这说明日本至今忘我之心不死。不能不引起警惕,为了国家安全和来之不易的和平环境,每个中国人都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要学习2014年11月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审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间谍法》和2015年7月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做到警钟长鸣。启迪世人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