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明信片上的汉冶萍

魏文

 

为“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向全世界宣示中国人民维护和平的意志和决心。笔者收藏了八张日本侵华实物证据——日军“军事邮便”明信片上的汉冶萍煤铁厂矿有限公司,即“汉阳铁厂、大冶铁矿、萍乡煤矿”

            日军明信片的特征及其内涵

  • “汉阳铁厂”明信片,明信片正面(见照片)上方横印日文,左上角印有“军事邮便”四字,即军事明信片(空白、未使用)。背面(彩色,见照片)是太别山(汉阳龟山)脚下,高炉拨地而起,厂房高耸,烟囱林立等。明信片右下方从右至左横印“中华民国·汉阳”“汉阳铁厂”
  • “汉阳铁厂全景”明信片,明信片正面(见照片)上方横印日文,左上角印“军事邮便”四字,即军事明信片(空白、未使用)。背面(黑白、见照片)是大别山(汉阳龟山)脚下,高炉拨地而起,厂房高耸,烟囱林立等。明信片右下方从右至左横印日文,翻译为“从大别山远朓的汉阳铁厂全景。左边是汉水流过,把武汉分成汉阳和汉口,右边看到的楊子江”。
  • “汉阳铁厂”明信片,明信片正面(见照片)上方横印日文,左上角印有“军事邮便”四字,即军事明信片(空白、未使用)。背面(黑白、见照片)是大别山(汉阳龟山)脚下,高炉拨地而起,厂房高耸,烟囱林立等。明信片右上方从上至下竖印日文,翻译为“汉阳、汉阳铁厂及汉水的揚子江。汉水河流过汉口、汉阳两市街的中间是揚子江”。

4“大冶铁山”明信片,明信片正面(见照片)上方横印日文,左上角印有“军事邮便”四字,即军事明信片(空白、未使用)。背面(黑白,见照片)右上方从右至左横印“湖北省大冶港全景”和照片;左上方从右至左横印“杨子江风景”和照片;右下方从右至左横印日文,翻译为“湖北省大冶铁山铁矿採鑿的实况”,照片是露天矿山、铁路、矿车、釆矿机械等;左下方从右至左横印“日本制铁所大冶岀张所”,翻译为“日本制铁所大冶办事处”。照片是厂房、铁路、堆满铁矿石的货场等。

5“大冶铁山铁矿採鑿”明信片,明信片正面(见照片)上方横印日文,左上角印有“军事邮便”四字,即军事明信片(空白、未使用)。背面(黑白,见照片)右上方从右至左横印“大冶铁山铁矿採鑿”和照片;左下方从右至左横印“大冶港全景”和照片;底板照片是以湖北武汉、江西南昌、江苏南京等地地图为衬托。

6、“萍乡炭矿”明信片,明信片正面(见照片)上方横印日文,左上角印有“军事邮便”四字,即军事明信片(空白、未使用)。背面(彩色,见照片)是青山映衬下的安源全景,有炼焦炉、锅炉房、洗煤台、煤砖厂、发电厂、电机房、机械制造修理厂、火车房、民居等;左边从上至下竖印日文,翻译为“萍乡煤矿是汉冶萍公司所属企业,储存量在五亿吨以上。光绪二十四年由盛宣怀经营,有煤矿职工达五千余人,日产原煤四千吨。近来因国内政变与动乱,影响工程进展。其煤炭为无烟煤,含硫少,品质优。在两三年前开始制造焦炭。此图背景是武功山,街道是矿区风貌”

7、“萍乡炭矿”明信片,明信片正面(见照片)上方横印日文,左上角印有“军事邮便”四字,即军事明信片(空白、未使用)。背面(黑白,见照片)上方从右至左横印日文,翻译为“(江西省)萍乡煤矿。今发现我航空队轰炸的奥汉线(汉口——广东),长沙以南易家湾相邻的株萍铁路附近的煤矿,据推测埋藏量有5亿吨,主要岀品为无烟煤。”(右图)“湖南省长沙街道,奥汉沿线中的都市,为省政府所在地”。左边照片是青山映衬下的安源全景,有炼焦炉、锅炉房、洗煤台、煤砖厂、发电厂、电机房、机械制造修理厂、火车房、民居等;右边照片是湖南省长沙市大平街。

8、“萍乡炭山”明信片,明信片正面(见照片)上方横印日文,左上角印有“军事邮便”四字,即军事明信片(空白、未使用)。背面(黑白,见照片)右边从上至下竖印日文,翻译为:“萍乡煤矿以埋藏了丰富与质优著名,与开平煤矿并称南北两大煤矿,称雄于各煤矿,本地人也称呼其为安源煤矿”。照片最凸显的景物是安源煤矿洗煤台、发电厂、炼焦炉等。左下方从右至左横印“支那·江西省”

该张明信片上的“支那”,是近代日本侵略者对中国的蔑称。甲午战争中清政府失败后,长久以来一直把中国尊为上国的日本人,在震惊之余大为陶醉。从此,“支那”一词在日本开始带上了战胜者对于失败者的轻蔑的色彩。1913年又根据驻华公使的提议商定:日本政府今后均以“支那”呼称中国。对此引起了很多中国人的愤怒。1930年,国民政府还照会日本:倘若日方公文使用“支那”之类的文字,中国外交部可断然拒绝接受。直到日本战败后,应中国代表团的要求,盟国最高司令部经过调查,确认“支那”称谓含有蔑意,故于1946年责令日本外务省不要再使用“支那”称呼中国。

日军“军事便邮”明信片,是二战时期日军侵略亚洲各国根据战争、军事用邮需要而印制的。其作用,是提供作战官兵与国内亲朋好友通信工具。它在邮寄过程中免贴邮费使用,因内容公开、保密性差、使用时间长、存世量大、种类繁多等特点,其在发行范围、发行方式、发行数量均有特殊性。所以它是侵略各国的实物证据。同时,也是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我国不可抹杀的铁证,它丰富了日本侵华的研究史料。特别是,日本多次将汉冶萍公司的汉阳铁厂、大冶铁矿、萍乡煤矿照片印在日军军事明信片上,且照片取景不同,日文说明也不同,实为十分罕见。日文中的“萍乡炭矿”和“萍乡炭山”,虽然“炭山”与“炭矿”,相差一字,但都离不开“炭”字。字典中的“炭”字,解释为煤炭、石炭,一种黑色燃料。为“取炭为薪,用作燃料”的资源。

日本为什么要拍摄汉阳铁厂、大冶铁矿、萍乡煤矿的照片,并把它印在“军事邮便”明信片上。它的目的是想通过参加侵华战争的日本军人,来实现日本的狼子野心。这是因为日本是个资源严重匮乏,人口众多,自然灾害频发的国家,在日本人的心里面,总想通过战争干些强盗之类的行为,在历史上我们把他们叫做倭寇。经过了明治维新,日本成了近代机械化程度较高的国家,但是,资源的匮乏使它的发展举步维艰,因此,日本侵华野心蓄谋已久,派出大量间谍秘密调查中国矿产资源。由高野江基大郞著明治四十四年(1911年)六月发行的《日本炭矿志》,第三编的“海外”部分中祥细记载当时中国的“抚顺炭坑”、“开平炭山”、“萍乡炭山”、“本溪炭山”的位置、地势、气候、炭层、地质、炭质及煤矿的开采、运输、经营、电气应用、地面建筑、矿工等具体情况。另外,还涉及中国厦门、广东、香港及东南亚、南亚及大平洋地区的曼谷、印度、新加坡、菲律宾、新西兰及澳大利亚的煤炭资源情况,调查时间为明治四十一年(1908年)至四十三年(1910年)。

           日军明信片中的汉冶萍概况

汉阳铁厂是清末年湖广总督张之洞创办的我国第一家现代钢铁联合企业,是我国钢铁产业的摇蓝。被西方视为中国觉醒的标志。1889年(光绪十五年)张之洞调任湖广总督,奏请将在广州购置的铁厂机器一并移鄂。1890年6月设铁政局于武昌水陆街。9月在汉阳大别山(今龟山)下勘定厂址。汉阳铁厂从开工到建成,历时二年十个月。整个工程包括生铁厂、贝色麻钢厂、西门士钢厂、钢轨厂、铁货厂、熟铁厂等6个大厂和机器厂、铸铁厂、打铁厂、造鱼片钩钉厂等4个小厂。创办经费最初定为246万余两,1892年清政府增拨42万两,到建成时,实际支出500万两左右。

大冶铁矿坐落于湖北省黄石市,其开釆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自三国·吴·黄武五年(公元226年)开釆至今已有1780余年。吴大帝孙权在这里造过刀剑,隋炀帝杨广在这里铸过钱。1890年(光绪十六年)湖广总督张之洞兴办钢铁,引进西方先进设备和技术人才,建成中国第一家用机器开釆的大型露天铁矿成为汉阳铁厂的原料基地,1893年8月投产。

1896年5月24日,盛宣怀以督办身份正式接管了汉阳铁厂、大冶铁矿等企业。1904年6月28日(光绪三十年)开始炼铁。生产出了第一炉铁,自此铁厂震惊了世界,上海的各大报纸都登载了汉阳铁厂出铁消息,西方报纸谓之中国觉醒的标志是“黄祸”。此时汉阳铁厂为中国乃至亚洲第一家集冶铁、炼钢、轧钢于一厂的现代化钢铁联合企业。比日本1901年投产的八幡制铁所还早七年。

1905年起,盛宣怀动用日本预付的矿石价300万日元,改建扩充汉阳铁厂,整个工程十分浩大。拆除原有的贝色麻炼钢炉和容积10吨的小马丁炉,安装容积30吨的碱性马丁炼钢炉4座,150吨的混铁炉1座,同时建设轧钢厂、钢板厂、轧辊厂、装货厂,扩建机器修理厂、电机厂,1907年工程基本竣工。1908年又拆除两座小型废旧化铁炉,兴建250吨化铁炉1座和马丁练钢炉2座,整个工程全部竣工,共耗资白银300余万两。煤焦是冶炼钢铁的燃料,张之洞办铁厂之所以被动,就是被煤焦所困扰,因此盛宣怀必须解决煤焦问题。他选定了千里之处的萍乡开办煤矿。

1898年3月22日(光绪二十四年三月初一),盛宣怀正式颁布成立“萍乡等处煤矿总局”,为官办企业,盛宣怀自认督办,委张赞宸为总办。萍乡等处煤矿总局因建矿在萍乡县境,故曰萍乡煤矿;而其地址又在萍乡县安源镇,故习称安源煤矿,即日军明信片上的“萍乡炭矿”“萍乡炭山”

1899年4月8日,盛宣怀以招商局在上海洋泾浜一带的产业作为担保,向德国礼和洋行借贷400万马克(约合银132.9万两),德方现交100万马克,其余300万马克暂存礼和洋行,以备萍矿购置各类建筑施工材料及机械设备之需。于是萍乡煤矿开始大举建设了。基建分地下、地面两大部分,其中:井下工程,掘进打通了安源至紫家冲大槽,完成东、西两大平巷和八方、六方两大竖井的建井工程,先后建成大小洗煤台、炼焦炉、煤砖厂、电机房,发电厂、机械制造修理厂等成套的釆煤炼焦设备,安装完成矿轨、煤车、起重、抽水、发电等机器,还在萍乡县境内的紫家冲、小坑、龙家冲、王家源、高坑等地建有分矿(共有土井14处)。地面修筑铁路,1899年1月,专运萍矿煤的株萍铁路动工兴建,1903年萍乡至醴陵铁路竣工通车后,又延修至株洲,于1905年株萍铁路全线通车,全长90公里。同时建设栈房、码头、轮驳等设施;并建成医院、宿舍等生活服务设施。与此同时,萍矿还设有汉阳运销局、岳州运转局、长沙分销局、株洲转运局、湘潭转运局等煤炭中转、分销机构。1907年9月,萍乡煤矿宣告基建工程竣工。矿山工程、轮驳购置共耗银6767867两。整个煤矿生产从土法开采,变成西法机器生产,成为我国最早采用机器生产、运输、洗煤、炼焦的煤矿,是近代“中国十大矿厂之一”,享誉“江南煤城”之称。

1908年3月12日盛宣怀奏请清廷议准,16日,农工商部发给汉冶萍煤铁厂矿有限公司登记执照,26日(光绪三十四年二月二十四日),将汉阳铁厂、大冶铁矿、萍乡煤矿合并组成汉冶萍煤铁厂矿有限公司。资本总额为二千万两,公司总事务所设在上海四川路,在日本东京、大坂、英国伦敦设有办事处,盛宣怀任总经理,改官办为官督办。“兼釆矿、炼铁、开煤三大端,创地球半面未有之局”,成为了亚洲最大、世界第二的煤铁联合托拉斯公司。商办后,汉冶萍公司三厂矿产量呈飞速增长之势。其中:1911年(宣统三年),全国钢铁产量达131977吨(不含土钢铁),汉阳铁厂产量131976吨,占全国产量的99.99%;大冶铁矿的矿石产量达359467吨,是1907年产量174630吨的2.05倍;萍乡煤矿的原煤产量达1115614吨,是1907年产量402000吨的2.77倍,为建矿以来最高年产量,占当年全国产煤量十分之一,成为中国的“江南煤都”

            藏在日军明信片背后的历史

日本于1896年在九州福冈县八幡创办了制铁所。随着日本经济的高速发展,钢铁需求量不断增加。八幡制铁所在1906年至1909年间逐步扩建为年产钢18万吨后,紧接着又制订年产钢30万吨二期规划。日本虽有储量丰富的筑丰煤矿,可是铁矿资源极度贫乏,钢厂扩容,铁矿石需求量剧增,更加重了其国内铁矿石资源供求矛盾,为解决侵略亚洲各国的钢铁需要,日本虎视眈眈地把目光瞄向了中国的铁矿资源,贪婪魔爪伸向了汉治萍公司。

恰在这时,汉冶萍公司正在进行雄心勃勃的改造扩张,需要大量的经费。可公司资金严重匮乏,虽进行招股,但入账远远不能满足要求,只得求助于外国银行,这就给了日本可乘之机。日驻沪代理领事小田成万寿之助1898年致密函给日本外务部次官都筑,其中有一段很值得玩味的话:“我相信此际由我国提供此项资金,将铁政局和大冶铁矿管理权,掌握在我国手中,实属极为必要之事。”“除营业上一般利益外,还获得下列利益:第一,有运出我国焦煤而回运生铁矿利益:第二,有在中国扶持我国势力之利益;第三,有东方制铁事业由我国一手控制之利”。这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了,日本政府当然支持他的建议。日本急欲得到中国铁矿石资源,便采取低息贷款的方法,加紧对我国侵蚀。盛宣怀为得到借款,加快萍乡煤矿建设,解决汉阳铁厂燃料问题,于1905年至1907年先后从日本大仓喜巴郎银行借款230万日元,萍乡煤矿又引狼入室。1913年,为兴建大冶钢厂,再次向日本人借款1500万日元时,又被设下一个圈套:“所借债款拟用大冶铁矿1500万吨矿石,汉阳铁厂800万吨生铁分40年还清”,这一份“卖身契”几乎卖尽了大冶铁矿的所有资源。其后,汉冶萍公司完全在日本人的圈套中运作。在炼铁亏本情况下,汉阳铁厂于1924年完全停止了生产,只有大冶的铁矿石还源源不断地供给日本八幡制铁所作原料。1927年2月,大冶铁矿为恢复中断的生产,又从日本横滨正金银行借款200万日元。正如:日本国农商务、外务、大藏三省大臣联署向内阁总理大臣提出“请求决议案”今后方针五项原则所说“为确实扶持帝国在汉口方面的权利计,将来看准时机,使大冶铁矿和萍乡煤矿的开釆权完全归于日本”。

由于管理方法落后以及腐败等原因,汉冶萍公司经营不善,形成了“借债-生产-再借债-再生产”这样一个恶性循环。即使在欧战时期,公司曾盈利1137.8735万元,完全可以还清日本的旧债,成为一家独立自主的企业,可是公司却把钱用作分红、支付工作人员资金、建盛公祠等,共用去2940万两银,形成倒欠,这正是日本求之不得的大好事。1937年日本发动了“七七事变”,中国人民进入了艰苦的八年抗战时期。1938年2月7日,蒋介石下达手令:“汉阳铁厂应择要迁移,并限三月底迁移完毕为要”。汉阳铁厂搬运到了重庆大渡口,成立大渡口钢铁厂,汉冶萍公司从此由两地三家变为三地四家。1938年10月20日,日本侵占了大冶铁矿,并成立日本制铁所大冶办事处,把大冶纳入了日本制铁所管理(即日军明信片上的“日本制铁所大冶岀张所”),进行掠夺性开采。据不完全统计,从1893年到1945年,大冶铁矿共生产铁矿石2100万吨,被日本掠夺去了1500万吨,占生产量的71·42%。其中,1939年到1944年,6年时间夺取铁矿石就超过500万吨。在侵华战争中,这些矿石运到日本主要制造武器,又运回中国用于侵华战争,实现日本“以战养战”的目标。

1939年3月,南昌被日本人占领,国民党政府电令萍矿:“萍乡煤矿局向为倭寇所垂涎,此次寇军南侵,应从速准备迁移破坏”。4月7日下午6时,全矿奉令停止生产,国民党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特派来高级参谋赵铁公、参议戴嗣复和副参谋长罗为雄等军官来萍督办折迁破坏事宜,8日,开始拆卸搬运机电设备及其它器材共5155吨装于162个火车皮。至5月29日,全矿凡能拆卸搬走的机电设备器材,全部拆罄运至广西桂林、柳州及贵州独山等地,部分人员迁往湖南组建了湘南煤矿局。至此,赫赫有名的旧中国十大厂矿之一的萍乡煤矿被迫倒闭。1944年,日寇先后从湖北、广东集结10个师团、4个独立旅团的兵力,于6月至9月入侵长沙、衡阳。地处湘赣边界的萍乡,顿时成了抗战的前方和战场。在长沙、衡阳大会战期间,日寇先后三次窜扰萍乡,两次深入腹地,盘据47天,全县41个乡镇有38个乡镇遭受骚扰破坏。

1948年11月16日,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会对汉冶萍上海总部进行清算完毕,按1945年11月市价八折计算,共有资产740802951.4元。至此,汉冶萍公司经营了58年,从兴旺到衰落,经历了清、民国两个朝代以及抗日战争的磨难宣告彻底解体。它所走过的的艰难曲折的道路,就是旧中国工矿企业发展的缩影。汉冶萍公司经历了辛亥革命炮火的灾难,躲过了与日本合办、国有化和“二十一条”风波,但终究没有逃过日本人魔爪。盛宣怀在举借日债屡次吃亏曾痛定思痛地告之于人:“此策(指官商合办)定后断不能再借丝毫外债”,这是一句用血和泪总结的至理名言。香港大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培德,曾奔赴于日本东京、英国伦敦经过大量论据和考证后,研究得岀:“汉冶萍公司的历史,就是一部中国欠日债的历史”。正如:1924年6月,刘少奇在《救护汉冶萍公司》一文中曾预言:“……汉冶萍亦不是卖铁给日本,而以借债关系酿成一种供给的义务,反使自己折本,无时不仰人鼻息,受人把持,从此日本亦可以之左右中国国势了”。

参考书目:

1、《安源路矿工人运动史料》长沙革命纪念地办公室、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合编,湖南人民岀版社1980年4月岀版。

2、《萍乡矿务局志》萍乡矿务局志编纂委员会,1998年3月岀版。

3、《萍乡煤炭发展史略》江西省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萍乡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合编,1987年1月岀版。

4、《安源路矿工人运动史研究文献》萍乡市史志工作办公室、萍乡矿业集团公司、南昌铁路局萍乡办事处、 萍乡市中共党史学会编,2002年9月,江西人民岀版社岀版。

5、“汉阳铁厂”、“大冶铁矿”、“汉冶萍网”等百度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