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最早的铁路

文/漆宇勤

 

 

近代洋务运动兴起之后,张之洞、盛宣怀在萍乡安源创办了萍乡煤矿。但是,萍乡境内的萍水河承载不起煤炭运输的巨大运量。萍乡知县顾家相在《筹办萍乡铁路公牍·萍醴铁路始末记》中说:“萍产煤之富虽几于触处皆是,故不难于采而难于运,其佳矿萃近城三十里内,距水程东西皆隔数十里。”

当时,铁路运输的便利已经逐渐被人们所认同。清政府已经于光绪二十二年(1896)在上海设立铁路总公司,由盛宣怀任总公司督办大臣。为了解决萍乡煤矿的运输问题,在创建萍乡煤矿的同时,铁路总公司督办大臣兼督办汉冶萍公司事务盛宣怀就会同湖广总督张之洞上书光绪皇帝提出在安源修筑一条专运煤的铁路,以降低运输成本,保证为汉阳铁厂提供所需的煤焦量。

在盛宣怀的奏章中,他提出拟由江西萍乡县安源筑路至湖南醴陵县阳三石,称为萍醴铁路。在得到朝廷的同意后,光绪二十五年(1899)一月,盛宣怀等人就开始组织建设的前期工作。铁路的修筑当时是边规划边建设,根据实际需要和建设进程,先后调整过多次计划,修筑工作也是分段进行的。第一段为安萍段,也就是安源至萍乡水次14 华里运煤铁路专用线,于光绪二十五年(1899)七月开工,并很快就筑成。当年八月,盛宣怀又委派美国人李治为总工程师,从萍乡开始勘测修建湖南醴陵至湘潭、株洲的路线,并在勘测的同时启动了铁路的第二、三段也就是由萍乡到湘东再到醴陵的建设。

但是,由于1900 年京津义和团运动兴起,八国联军侵略中国,当年8 月底,外籍技术人员撤离萍乡,株萍铁路萍醴段工程暂停。直到光绪二十七年(1901)七月,工程才又重新启动。工程开工后,当时的总工程师李治为省钱、求快,决定用600 毫米宽的美国标准窄轨铺路。

这种铁轨一旦铺好后,火车不能直接走轨,而要用手推式的翻斗车中转运输铁路物资,更麻烦的是,如果采用美国标准的窄轨,萍醴段将无法与已经完工的安萍段衔接。当时,我国著名爱国铁路工程师詹天佑被安排随同李治办理株萍铁路萍醴段工程修筑事宜。工作中,詹天佑力陈窄轨的不实用及非长久性,坚决主张按英制4 尺8寸(1435 毫米)的标准轨距建路,经过据理力争与坚持后,李治终于同意按标准轨建设。为了将工程建设好,除了做好相关设计工作,詹天佑还亲自参与到铁路的实际劳动建设之中。1903 年,在主持修建姚家洲车站支线中一座位于渌水河上的湘东大桥时,詹天佑亲自与铁路工人一起踩水车除去桥墩里的积水,并参与到实际的铺铁轨劳动中,受到了工人们的尊敬。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1903 年7 月,萍醴铁路竣工通车,全长38 公里。至此,萍乡的煤炭可由火车运至醴陵,经渌水转湘江北运。但是,在建设的过程和运输的时间中,盛宣怀等人发现渌水河窄滩多,仍然不能满足煤炭运输需要,便又奏请朝廷同意将铁路延伸修筑到株洲。于是,在萍醴铁路竣工的同时,铁路的第四段也就是醴(陵)株(洲)段又开工了,整条铁路也被改称为萍株铁路。

到了1905 年12 月,萍株铁路终于全线竣工,前后耗时6 年多,这是江南最早的一条铁路。铁路总耗资达450 万银元。为了筹措株萍铁路建设费用,自光绪二十五年(1899)奏准开建萍醴线后,盛宣怀便指定芦保、淞沪建设余款下拨用库平银152 万两,折合银元约240 万元。光绪二十九年(1903),展筑醴株线时,盛宣怀又下拨用库平银141 万两,折合银元210 万元。

建成后的萍株铁路全长90.5 公里,设四个大站即安源、萍乡、醴陵、株洲和五个小站即峡山口、老关、板杉铺、姚家坝、白关铺。由于从筑路到建成,都是为了运萍乡的煤焦,铁路建成后便由萍乡煤矿的铁路处代管,属于萍乡煤矿的资产。1908 年3 月汉冶萍公司成立,萍株铁矿被划归清政府邮传部管辖,脱离了萍乡煤矿。1912 年后,又归湖南省交通司管辖,以湖南往东划分方向,故改名称为株萍铁路。

民国十九年(1930)二月,从全国交通运输发展出发,政府动工建造杭江铁路,自东向西分四段进行(杭州—金华—玉山—南昌—萍乡)。到了民国二十六年(1937),杭江铁路与株萍铁路接轨。从此,杭州至株洲1004 公里全线贯通,定名为浙赣铁路。株萍铁路也就成了我国早期重要的铁路干线浙赣线重要的组成部分。

株萍铁路的建成,便利了萍乡的交通,促进了萍乡工业经济的发展,同时也带来了社会观念和生产关系的变更。据统计,萍乡煤矿和株萍铁路产业工人达17000 余人,加上家属约有10 万之众。路矿工人所受的压迫和剥削,是中华民族受苦受难的典型缩影。在这样的情况下,反抗自然也就无处不在。安源的路矿工人们从建矿、筑路的那天起,就不断地为反抗压迫和剥削而进行斗争。从1901 年到1919 年,安源工人先后进行了七次大规模的反抗斗争。19 世纪末20 世纪初,萍乡煤矿和株萍铁路在湘鄂赣三省和长江中下游的社会经济政治中具有极重要的地位,毛泽东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选择了萍乡煤矿作为工人运动的策源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