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乡申报第三届汉冶萍国际学术研讨会暨庆祝汉冶萍诞辰110周年活动始未

李小建

 

 

2016年11月19日下午,湖北武汉翠柳村客舍会议室宾客满座,热闹非凡。第二届汉冶萍国际学术研讨会闭幕式暨第三届汉冶萍国际学术研讨会接旗仪式在这里举行。4时序,主席宣布:“下面是第二届汉冶萍国际研讨会与第三届汉冶萍国际研讨会交接仪式,有请汉阳区政协李作义副主席和萍乡市政协陈朝清副主席上场。”

两位政协副主席上场,李作义将一面崭新的第三届汉冶萍国际研讨会会旗交到陈朝清手上,两位副主席展开了会旗,会旗鲜艳夺目,在灯光下熠熠生辉,这时聚光灯闪烁,会场下响起热烈掌声。而萍乡代表团同志更是兴高采烈,第二届虽然闭幕了,而下一届就在萍乡举行!

说起萍乡代表团参加这次会议,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呢。                       

一、缘起

2016年4月18日,安源精神研究会孙正风收到了湖北师范大学汉冶萍研究中心邀请函,请他于今年11月去武汉参加第二届中国.武汉汉冶萍国际学术研讨会。

第一届汉冶萍国际学术研讨会于2014年12月在湖北黄石召开,首届萍乡只有三人参加,即萍矿集团安源精神研究会孙正风、李小建和安源纪念馆的一位同志。当天晚上召开了预备会议,主要讨论了汉冶萍国际学术研讨会联盟事宜,主持人说武汉、黄石、萍乡、重庆钢铁公司、上海复旦大学组合成一个学术团体,并五地成立分会。再是把汉冶萍学术研究工作轮流举办,每两年举办一次,第一届是黄石,第二届为武汉,希望第三届在萍乡召开。由于大家对萍乡比较陌生,都希望到萍乡来看看。因为我们是以个人名义参加的,没有获得萍乡市政府和萍矿集团公司的授权,因此孙正风没有在会上表态。在大会发言上,主要发言者是湖北同志,他们围绕汉阳铁厂和大冶铁矿做文章,萍乡所发声音极小,可以说基本不起作用。 我们想,一定要把萍乡的声音发出去,萍乡不能从汉冶萍国际研讨会舆论场中消失。

二、策划 

孙正风接到邀请函后,马上想到:汉冶萍这么丰富的工业遗产,它经历了中国近代社会的动荡和变革,经历了外国帝国主义的欺压,承载了中国人的梦想,可以说没有哪家企业有如此厚重的文化和深刻的内涵。更为更重要的是申报汉冶萍世界工业遗产的事。汉冶萍公司是世界第二、亚洲最大的煤铁联合企业,它诞生于晚清时代,可以说凝聚了整个洋务运动的精华,是中国洋务运动的最集中体现,是人类由农业文明走向工业文明的代表,因此它具有世界意义。这些遗迹、遗存不仅仅属于中国,同时属于全人类。因此我们应该联合申报世界工业遗产。汉冶萍申报世界工业遗产有着优良的条件,其一是三地政府和企业都高度重视;其二是有一批汉冶萍遗存活化石,如百年安源煤矿、大冶铁矿仍然在生产;第三是保护整理了一批比较完整的汉冶萍的档案;第四是有一大批研究汉冶萍历史和文化工作者并有众多的研究成果;第五是传承了汉冶萍共同的企业精神——义无反顾,敢为人先。现在各地都很重视这项工作,黄石、武汉,基础都做得很扎实。萍乡也在开展。如果我们都把这件事做起来,把汉冶萍留在中国,留在世界。举办这样的活动,意义重大。下届研讨会恰逢公司成立110周年和萍乡煤矿诞辰120周年,中国人有百年大庆的习惯,更何况汉冶萍公司已经诞辰百余年了,更加应该庆祝。现在萍乡市正在努力推动经济社会各项事业“年年有变化,三年大变样”活动,各地正在你追我赶,干劲十足。萍乡市、安源区已经启动了安源创5A级工业核心景区规划工作,目前各项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开展之中,有的已经见了成效,例如安源广场花木的换新、安源道路的黑色化改造、路面及居民区的保洁等等,都取得了看得见的成效,安源“东、南、西、北四院”的修缮工作也在筹备阶段。到2018年,恰好是见成效的第三年,也就是大变样收官之年,那时萍乡将有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何不趁着这个机会,让萍乡也举办一次汉冶萍国际学术研讨会和汉冶萍百年庆祝活动?一方面通过这样的活动造成影响,进一步提高萍乡、安源的知名度;另一方面邀请客人来萍乡看一看,萍乡已经变得多么漂亮了,更好地展示萍乡的新形象。

孙正风开始思考:黄石召开第一届会议,是由财大气粗的新冶钢赞助的。他们生产的钢材用于航天、兵工、石油、大型机械制造等行业,年产值过千亿,是中国的骄子。而相比之下,萍矿举办这样盛大的活动,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近年来煤炭市场萧条,再加上中央要求去产能,已经由过去的8对主力矿井去掉了5对,只剩下3对矿井,产能低下,负债多,生存都困难,哪还有能力承办这样盛大的庆祝活动?那么就只有从政府方面考虑了。可安源精神研究会只是一个副处级单位,想要推动市里面工作,是小球推大球,推得动吗?孙正风下定决心,一定要试试看。

孙正风采取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策略,先从 基础做起。先与汉冶萍中心进行通融,把自己的意图向对方讲清楚,要求增加参加会议人数,对方很高兴接纳了他的请求。孙正风认为,萍乡要真正融入到汉冶萍学会中去,必须解决三大问题:首先是要解决研究人员问题。当前萍乡虽有一部份研究人士,但大多数都是以研究安源工运,对汉冶萍这块研究较少。于是他再通过关系,与安源纪念馆、萍乡学院取得联系,动员我们的研究人员从单一的研究红色工运扩展到研究汉冶萍,得到了大家的支持。二是解决研究管理机构。萍乡专职和非专职研究人员很多,关键如何把他们组织起来,分会设在那里?安源纪念馆是一个安源工运专门研究机构,而萍乡学院,即有研究安源工运这块又有研究文廷式的,而文廷式又与汉冶萍密切相联,因此,汉冶萍研究分会落在萍乡学院是较为理想的。通过与方方面面联系、沟通,取得了这些单位的支持。由于基础工作做好了,心里有了把握,于是向最高层次攻略。

10月底,孙正风与市政协教科文卫体委主任钟艳秋主任联系,11月3日 来到市政协副主席陈朝清办公室, 正式向陈副主席谈了湖北已经正式来函邀请萍乡参加汉冶萍国际研讨会与他的建议,他建议:萍乡派代表团去,通过“武汉会晤”达成四项工作:一、成立“汉冶萍学术会议联盟”萍乡分会,并落户萍乡学院。二、萍乡承办2018年“第二届汉冶萍国际学术研讨会”。 三、联合举办汉冶萍公司成立110周年纪念活动。四、联合汉阳、黄石等单位联合申报“汉冶萍世界工业遗产”。陈副主席对以上议题表示了浓厚的兴趣和热情,态度明朗地说:“萍乡能举办这样的国际盛会是好事,这能提高萍乡的知名度,对宣传和发展安源大有好处。至于萍矿目前遇到困难,就让市里面来举办嘛。”并问旁边的办公室主任钟艳秋,吴主席什么时候可以回来,这事要向吴主席汇报。钟主任说明天会回来上班。陈副主席说:“明天吴主席上班了,就通知老孙,我们再协商一下。”

第二天孙正风来到吴主席办公室,吴主席非常谦和,说陈副主席和钟主任已经向他汇报了,他非常支持这几件事,并已经请示了市委书记和市长,市委书记和市长都非常支持这些项工作 ,由市政协牵头,陈超清副主席带队,市文广新局、安源区政协、市档案局、市旅发委、萍乡学院、安源纪念馆、萍矿等组团参加在武汉召开的第二届汉冶萍国际学术研讨会。

三、送书之路

11月18日,我们萍乡一行近20人向目的地出发。

根据上次经验,会议除结集论文集外,有的作者还赠送书籍。笔者由市委宣传部出资的《安源,安源》一书已由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于是决定送书给与会人员,可是书太重,只背了60本。我们歇在武汉翠柳村客舍,下午没活动,便去送书。先送给张之洞孙子张厚珕及盛宣怀曾孙盛承懋两位老先生,随后送给大冶博物馆原馆长马景源和汉阳铁厂博物馆原馆长顾必阶,他们的馆里面有安源的煤。

送书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 在这次会议期间,萍矿还与湖北大学要签订一个协议,由湖北大学科发院帮助萍矿整理出版档案,我们就此送12本书给他们。在2014年7月,湖北大学曾向萍矿赠送《萍乡煤矿局档案目录》一书两套,还举行了赠书仪式。这次我们送书,本来没安排送书仪式,孙正风灵机一动,说举行赠书仪式,以示隆重,对方果然照我们要求行事,送书显得隆重而热烈。

四、联盟磋商会

18日晩由会议筹备组召集召开了汉冶萍学术会议联盟磋商会。筹备组汇报了第二届学术研讨会筹备情况,通过了联盟章程,成立了学术会议联盟组织机构,讨论通过了由萍乡代表团提出的提案。会上与会代表发言积极,都希望把中国近代最大的煤铁联合企业——汉治萍公司的形成、发展、关闭过程,以及她在中国乃至世界的影响和作用研究出来,把汉冶萍企业精神提炼出来,以史为鉴,勿亡国耻,奋发努力,强我中华。

五、  拜访盛承懋先生

盛承懋先生是本次大会主要嘉宾之一。老人性情和蔼、真诚,很健谈。他身子不很高,我问他:“盛宣怀有多高?”老人说:“我曾祖父不很高,大概1·65米左右。我家兄弟姐妹共8人,我是老满,我妈妈生孩子生烦了,不要我了,吃了药要打掉我,结果我还是顽强出生了,我妈妈对我没办法。”我们被老人幽默的话逗乐了。

盛老本来是学理科的,却偏偏爱上了史学,退休后笔耕不辍,专门曝光盛氏家族史,仅2016年就出版了《盛宣怀与中国的十一个第一》和《盛氏家族苏州留园》。

我们说盛宣怀曾于1907年9月9日来过安源,他下榻过的盛公祠还在,而且是唯一保存的盛公祠,恭候盛老先生来萍乡走走看看。盛承懋说很愿意来萍乡看看,并说盛宣怀是个美食家,他不仅爱吃,还会吃,李鸿章请他的客,将菜谱交给他点。萍乡应该有盛宣怀喜欢吃的菜,粘上盛宣怀的名气,就出名了。市政协教科文卫体委主任钟艳秋说,像秋葵,在我们萍乡叫洋辣椒,就是赖伦从德国带来的,盛宣怀一定吃过;还有萍乡米豆腐、腊肉等,都是萍乡的特色菜。我们一定把这些菜做成萍乡的品牌,等着盛老来品尝。

六、活跃的萍乡团队

这一次由于萍乡组团,在本届会议中很活跃,处处有萍乡团队身影。

在19日上午大会报告时,日本学者作了报告,该报告在谈及汉冶萍与日本关系时,极力回避日本政府的政治图谋,让人听了他们只是合法的商业关系。报告完毕,主持人要听众提问,安源纪念馆的同志问:“请问教授,请你讲讲日本在对汉冶萍关系上,是否带有政治图谋?”日本学者被逼回答:“日本在汉冶萍问题上肯定有政治企图,这是不言而喻的,日本在对待汉冶萍是不公正的。”这就让剑拔弩张气氛缓解了。

下午首先开讨论会。会上,萍乡代表个个踊跃发言,就汉冶萍的历史、红色历史、发展现状、旅游开发等各抒己见,几乎每个组都有萍乡的声音,表现出萍乡人团队的力量和蓬勃朝气。《第二届汉冶萍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萍乡有9篇文章,是上届的3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