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恢复安源市名之必要性

胡冬初 绍文 胡俊 朱婷

 

将“萍乡市”更名为“安源市”,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提出。1999年,有十多个政协委员联名写出提案,建言将萍乡市更名为安源市。市政协为此召开过专题讨论会,与会者除了个别人反对外,绝大多数人都持赞成意见。

此议一出,引发了激烈争议。赞成者认为“有利于弘扬红色文化,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反对者则质疑“到底有什么必要?搞过什么科学论证?楚昭王得萍实是我市历史上的骄傲!”

对此,笔者想谈谈自己的看法,算是一家之言吧。

 

一、城市的成功,首先是品牌的成功

一个城市政治、经济、文化的成功,首先是城市品牌的成功。一个没有品牌的产品难以在市场上立足;同样,一座没有品牌的城市也难以在竞争中崛起。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品牌作为一种特殊资源起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为了打造知名品牌,五粮液等公司每年在央视投入数亿元资金猛打广告。

在地区经济发展过程中,“名城效果”和“名牌效果”、“名人效果”一样,通过市场神奇地创造着经济奇迹,发挥着重大作用 。

“韶山”、“井冈山”、“瑞金”、“遵义”、“延安”等城市本身就是含金量很高的文化和旅游品牌,每年吸引着数百万的游客慕名而来。

为推动地方经济的发展,不少地方相继以境内的名山大川或风景区重新命名,作为城市品牌推出。如屯溪市更名为黄山市,一跃而成为安徽省在国内外知名度最高的城市。“灌县”、“大庸”、“崇安”、“蒲圻”、“中甸”、“南坪”“思茅”知名度很低,经过改名换姓,这几座城市华丽转身。“都江堰市”、“张家界市”、“武夷山市”、“赤壁市”、“香格里拉”、“ 九寨沟市”、“普洱市”,既大大提高了旅游区的知名度,也突出了资源特色,为本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的成功创造了奇迹。

1988年徽州市改名黄山市后,黄山知名度猛然提高,很快超过了庐山。

庐山,在旅游接待方面有着骄人的过去。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庐山境外游客是黄山的10倍,是沪、汉、宁等地的首选旅游目的地。黄山成为市名后,知名度猛涨,很快后来居上,跳跃式发展。1997年庐山境外游客只占黄山的1/4;1999年庐山境外游客0.84万,占黄山5.06%;2000年庐山国内游客90多万,黄山555万;2001年庐山国内游客105万,黄山620万。

大庸曾被笑称为“抽一根烟就可走遍的小县城”,闭塞落后,鲜为人知。1994年4月更名张家界市后,知名度飙升,2009年旅游收入突破100亿元,跃入全国一线旅游城市行列。

 

、以安源为市名有利于促进我市旅游业的大发展

随着煤炭和钢铁的“去产能”,萍乡工矿城市的地位不再。我市的转型更加迫切,必须尽快转为文化、旅游、商贸、消费型城市。要成为旅游商贸城市,前提是要有游客。人流就是钱流。旅游心理学告诉我们,只有知名,才能立意、成行、消费,才会有回味和反馈。

安源,是我市知名度最高的文化品牌。毛主席去安源的油画,曾发行九亿多张。1927年8月,湖南省委决定,中共安源特区委改组为中共安源市委,管辖范围包括莲花和株萍铁路沿线,大致与今天萍乡市委管辖范围相当,超过了传统的萍乡县辖范围。1930年9月24日,毛泽东率红军来到安源,领导成立了安源市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安源市委和安源市工农兵苏维埃政府为中国革命作出了重要贡献。

安源曾经与韶山、井冈山一样名扬天下。韶山、井冈山现在每年接待游客数百万。安源不及其一成。主要原因是安源没有和韶山、井冈山一样成为市名,知名度不断下降所致,名气简直差十万八千里。

旅游业的竞争是商业竞争,主要是文化品牌和知名度的竞争。为推动旅游业的发展,各地竞相在央视等媒体大做广告。央视的平台大家都清楚,比如新闻联播前几秒钟的黄金广告,五粮液一年的广告费用就超过4个亿。以品牌作地名是提高知名度最有效的措施。黄山、武夷山、都江堰、张家界、九寨沟、香格里拉、普洱等地都是成功的先例。

萍乡市恢复为安源市,其广告效应将大大超过央视做一年广告的效应。首先,全国各媒体会进行报道,宣传安源市委在中国革命史上的重大贡献,是一个不花钱的大广告,产生轰动效应;其次,地图、行政区划图、列车时间表都会作相应的调整,长期将安源标上去,是长期的不花钱广告;再次,我市发生的任何重大事件媒体都会作相应报道,为安源作相应的不花钱广告。长此以往,安源的知名度必将大大提高,我市的政治、经济、文化形象也将大大提高,人流增加,经济形势也会相应好转。

恢复安源市名后,以安源为中心,打造“青山绿水红安源”的大安源形象,以红带绿,带动武功山、杨岐山、大屏山、莲花等地旅游业的发展,联合长沙、韶山、井冈山,南昌,瑞金等红色旅游地壮大声势,以秋收起义进军路线为纽带,推出“青春之路,成功之路,领袖之路”旅游热线,将有力地推动我市经济的全面发展。

 

三、以安源为市名,可体现我市的突出的文化特色和地理特征。

(一)安源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安邦之源

安源以中国工人运动著名,是秋收起义的策源地和中国工农革命军的诞生地,湖南农民运动和井冈山的红色基因主要来源于安源。

1921秋,毛泽东到安源考察,亲自点燃了革命火种;次年派李立三和刘少奇来安源,工人革命运动开展得轰轰烈烈,并成功地组织了安源大罢工。工人大罢工,往往伴随着血和泪。安源大罢工虽然剑拔弩张,但却是安定、平和的。刘少奇、朱少连在1923年8月合著的《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略史》曾作如下评述:“这一次大罢工,共计罢工5日,秩序极好,组织极严。俱乐部共费计一百二十余元,未伤一人,未败一事,而得到完全胜利,这实在是幼稚的中国劳动运动中绝无而仅有的事。”罢工胜利后,由于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的有效管理,数万人的安源矿区,黄、赌、毒现象绝迹。3年多的时间里,安源路矿建立了13个公开的工人夜校、子弟学校和读书处;工人和子弟读书不收钱,培养了成千上万有文化、有觉悟、有组织领导能力的工人和子弟。很多人成了湖南农民运动的领袖。安源成了当时中国的安居之源。

1927年9月,毛泽东在安源召开了秋收起义军事会议,成立了中国工农革命军,后转战到井冈山,开创了中国革命的新局面。据1928年国民党政府第十一期《湖南清乡公报》载:“湖南全省各县农协的重要分子,几无处不是安源的工人。去年的秋收暴动,今年的醴陵大暴动,都有安源的工人从中指挥,完全实行了共党所谓的以‘工人阶级领导的工农大暴动’。” 历史上,中共安源市委管辖范围包括株萍铁路沿线各地和莲花县委。

春节前夕的2月1日下午,习近平来到井冈山。习近平深情地说,我们要向革命先烈表示崇高的敬意,我们永远怀念他们、牢记他们,传承好他们的红色基因。

井冈山的红色基因,主要来源于安源。自从毛泽东在安源打出了中国工农革命军的旗帜,建立了人民军队,这支军队战胜了所有对手,保卫了中华民族的安宁和发展。毛泽东打出的军旗一直在高高飘扬。

安源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安邦之源。

(二)以安源为市名,可反映我市泉源广布的生态和地理特征。

我市是湘赣两水的分水岭,山高林密,生态良好,“高山有好水”泉源甚多,以源命名的地名亦多。除了安源,还有东源、南源、白源、巨源、双源、流源、柳源、华源、王家源、彭家源等等。

以“源”为名,说明是江河源头,自然生态环境良好,可促进我市休闲旅游的开发,促进武功山、杨岐山等地旅游业的发展。

 

四、有争议的案例

    变是必然的,不变是相对的。变与不变都会产生争议,只要有利于发展就应该大胆地实践。

襄阳是楚昭王得“萍实”的地方,原来是湖北西北部的一个县,现在是湖北省政府确立的省域副中心城市,是1986年第二批公布的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自古以来汉水将南北两岸的襄阳及樊城一分为二。1949年两城合二为一称襄樊市。分设襄城、樊城2区。

襄阳市复名,也曾有过激烈的争论。

2010年11月26日,经国务院批复同意,襄樊市更名为襄阳市,襄阳区改名为襄州区。自此,襄阳完成了由县名到市名的华丽转身,50年历史的襄樊市变身为推陈出新的襄阳市。

今日的襄阳市,既有闻名于世的深厚人文底蕴,又有汽车制造,航天装备等高新科技产业及都会发展,“新旧和谐共生”成为了该市最突出特色。

黄山,本为歙县黄山公社。1983年12月,撤销太平县,所辖区域与歙县黄山公社、石台县广阳公社合并成立黄山市(县级),由省直辖。1986年6月,黄山市(县级)改由徽州地区代管。

1987年11月,撤销徽州地区、屯溪市和县级黄山市,设立地级黄山市。1988年4月,地级黄山市正式成立,辖3区4县。

4年的时间,黄山的地名由乡(公社)到县,由县到市,知名度不断提高,终于超过了庐山,并将庐山远远地甩在后面。

近年来,有人提议将黄山市改名为徽州市。

黄山市明确答复,为了地域经济的发展,黄山市不会改名。

庐山因匡庐奇秀而得名, 1980年设为九江市郊区,1984年正式定名为庐山区。1994年设立的张家界市已高速发展,1984年设立的庐山区却相对落后。这就是市名与区名的差别。

经过多年的努力,国务院已经批复同意撤销星子县,设立县级庐山市,将九江市庐山区牯岭镇划归庐山市管辖。庐山市由江西省直辖,九江市代管。

可以肯定,随着“庐山”成为市名,庐山的旅游服务业必将迎来大发展。

 

五、抓住有利时机,节省改名开支

复名要付出成本,这是反对者的理由之一。

襄阳市复名也曾遇到这一问题。

襄樊并不是一个不曾发展默默无闻的小城市。在旅游方面,襄樊凭借悠久的历史文化底蕴,成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中国优秀旅游城市”,特别是在央视中国魅力城市评比中,襄樊从600多个城市中脱颖而出,被评为“十大魅力城市”之一。

虽然只是襄阳更名,可全国是一盘棋。世界地图,中国地图,省、市、县、区地图的改版重印,市、县、区、乡、镇、村所有单位公章、财务章,检查、核定、证明、记录等各类印章的变更,标牌、标记、牌匾以及各类户籍、身份证、毕业证、工作证的变更,出版物、公文纸、红头文件纸,以及单位信笺等带有“襄樊”字头的印刷品都要废弃重印。修改各种地图、公章、证件、招牌等都会产生成本,整个行政成本达1亿元。但复名襄阳市后的广告效应和经济效益远远大于成本,所以,当地领导狠心作出了复名襄阳市的决定。

2015年襄阳市辖13个县(市、区),年末常住人口561.4万人,约为我市人口的3倍。我市复名安源市,其成本应该在一半以下,不会超过5000万元。由于安源在中共党史、工运史、军史上的影响,安源市复名的政治、经济、文化意义将远远大于襄阳市。

目前还有一个有利时机,就是全国正在进行第二次地名普查。到2018年6月30日结束时,要对不规范地名进行标准化处理,设置标准规范的地名标志,建立、完善各级国家地名和区划数据库,加强地名信息化服务建设。

萍乡是不规范地名,表现为名实不符和地名含义不明确。

(一)名实不符

1萍实之说不在我市。公元前506年,吴军奔袭千里,攻占楚都,楚昭王向西北方奔逃。伍子胥将其父楚平王鞭尸三百。次年,吴国内乱,昭王回都复位。汉江船上捡到一野果,致币于孔子,说是萍实,吉祥之果,实为朝政腐败之实。此时昭王没有必要,也没有胆量,更没有可能深入到南方数千里且靠近吴国的萍乡来巡游。

2萍草之说不合实情。萍乡“八山半水半分田”,80%以上是山地。萍草多长于沼泽、滨湖地带。“其地多萍草”不合我市实情。

3、“北民南迁”之说不合常理。北方“小小的平乡县”立县于238年,萍乡立县于公元267年。时值东吴动乱、北方安定之时。北民南迁不合常理。

(二)含义不明确

萍乡,写出来 是杂草之乡,听起来是贫穷之乡。

很多外地人以为萍乡是个乡镇。这怪不得别人的无知。从古以来,萍乡一直是“贫乡”,后来沾了安源的光,一度领先于邻近地市,也算是脱贫了。现在煤、铁不景气了,萍乡又可能要进入“贫乡”了。如果说不复名为安源市,那萍乡可能永远是“贫困之乡”和“杂草之乡”了。

我市复名“安源市”,可借全国第二次地名普查的东风,对不规范的地名(萍乡)进行标准化处理,可大大节省开支。如果以后再改,建立、完善了各级国家地名和区划数据库,将会更加麻烦。

为了我市经济转型的的成功,建议将市名复名为有光荣历史的安源市,将安源区改为“萍乡区”。

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安源市”的复名,安源市的知名度将会和“韶山”、“井冈山”、“延安”一样响亮,远远超过黄山、武夷山、都江堰、张家界、九寨沟、香格里拉、普洱等地名,有力地促进我市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