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源秋收起义部队

最早举起第一面“中国工农革命军”军旗

魏  文

秋收起义是由毛泽东在湖南东部和江西西部领导的工农革命军举行的一次武装起义,它第一次公开打出了“中国工农革命军”的旗帜。这是继南昌起义之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又一次著名的武装起义。从秋收起义的星星之火传到向井冈山,从井冈山到建立新中国,秋收起义在党史军史上有着十分重大的影响和深远的历史意义。他是“安源工人运动创造了中共党史上十六个第一”中的其中之一。

 

拯救中国革命的“八·七”会议

 

1927年8月7日,为总结大革命失败的经验教训,纠正陈独秀的右倾错误,确定党的斗争方针和任务,中国共产党在汉口原俄租界三教街41号“怡和新房”(现为鄱阳街139号)公寓里,中国革命的一代精英——瞿秋白、李维汉、张大雷、邓中夏、任弼时、苏兆征、罗亦农、陈乔年、蔡和森、毛泽东、陆定一、彭公达、王一飞、邓小平等以及共产国际代表罗米那兹共22人,召开了挽救党和革命的中央紧急会议,即中国共产党历史上著名的“八·七会议”。会议总结了大革命失败的经验教训,讨论了党的工作任务,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方针,并且批准了原中央常委会所定发动湘鄂粤赣四省农民秋收暴动的计划,事实上是将执行这一计划作为会后全党的主要任务。

“八七会议”后,党中央派毛泽东为中共中央特派员和彭公达到湖南,宣传中央新政策,传达“八·七会议”精神,全权负责改组湖南省委,并指定彭公达为新的省委书记。8月18 日,湖南省委在长沙市北郊沈家大屋,毛泽东和湖南省委书记彭公达等人召开会议,讨论和制定秋暴计划。毛泽东在会上着重阐述了枪杆子里出政权的思想。会议决定要与国民党反动派彻底划清界线,旗帜鲜明地以中国共产党的名义号召群众,并确定集中力量在湘东赣西发动以长沙为中心的武装起义。

毛泽东在安源召开军事会议

 

1927年9月初(1—4日),毛泽东在江西萍乡安源张家湾主持召开军事会议讨论秋收起义的具体部署(图1)。参加会议有浏阳县委书记潘心元、安源市委书记蔡以忱和委员宁迪卿、杨骏,赣西农民自卫军总指挥、安福农军负责人王新亚,醴陵县委书记邓乾元、副书记罗启厚和负责军事工作的县委常委周不论,护送毛泽东到安源的毛泽民等人。

“会议就军事问题和工农暴动的布置问题进行了讨论,其主要结论是;第一,确定了部队的建制和名称:将驻修水、铜鼓的浏阳、平江两县农军和卢德铭所部警卫团,驻安源的路矿工人纠察队、矿警队和萍乡、醴陵、安福、莲花、衡山五县的农军,合编为一个师,下辖三个团。根据中共中央当年8月23日复湖南省委信中关于“所有工农自卫军可改为工农革命军”的指示,结合湖南的实际情况,将这个师命名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以驻修水、铜鼓的部队为第一团和第二团(后分别改为第一团和第三团),安源的部队为第三团(后改为第二团),由毛泽东任师长,王新亚等分任各团团长。第二,成立了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毛泽东任前敌委员会为书记,各团团长为委员。第三,确定了军事行动和民众暴动计划——军队和民众暴动相互配合,夺取平江、浏阳、醴陵、萍乡等县,分三路合攻长沙:第一路,以安源工人及矿警队为主力。第二路,以平江农民及平江农军为主力。第三路,以浏阳农民和浏阳农军及卢德铭所部警卫团为主力。会议又决定,整个起义部队以萍乡、安源为退路,“无论如何不能放弃萍安,使敌人断绝我们的退路”。第四,设定了工农革命军第一面军旗(图2)。军旗为大红色长方形,旗面左上角镶有一颗白色五角星,星上饰镰刀、斧头图案,旗杆为白色,并竖标部队名称:“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团×营×连”。第五,确定了暴动日期:11日安源、修水、铜鼓三路一齐发动,18日进攻长沙,并要求长沙的暴动须与攻城的军队相互配合”。②

湖南省委常委会议8月30日决定毛泽东“到浏、平的农军中去当师长,并组织前敌委员会”时,对各地军事情况尚不十分明了,无法确定前委委员名单,只是确定毛泽东为前委书记,以各军事负责人为委员,并授权毛泽东组织前敌委员会。确定了军事行动和民众暴动计划和暴动日期。把萍乡安源作为党发动和指挥整个秋收起义的依托地、支撑地和万一失利的大本营。安源会议是中国工农红军建军史上的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南昌起义是以国民革命军的名义发动和组织的,没公开打出共产党旗帜)。这次是第一次公开以共产党的名义号召,打出了“中国工农革命军”的旗帜。

 

        处决叛徒,成立“工农革命军”

 

在这关键的时刻,获悉萍乡煤矿矿警大队长陈鹏叛变投敌,据派往矿警大队的共产党员刘先胜回忆:“八月底的一天,大队长陈鹏找我去,……原来他和王雁串连了八个人,准备把部队拉到武汉去投程潜的第八军。他们八人,都是湘乡人,都是党员,都是队长、排长等负责人,在这个严重的时刻,背叛了党,以同乡关系勾结在一起,准备投降反革命,实在可恨”。④这事关系到安源革命武装力量的生死存亡和整个秋收暴动的成败问题。安源市委了解情矿后,立即采取断然措施,于9月5日凌晨清除了所有叛徒,当日即宣布他们的罪行,稳住了部队。

为了迷惑敌人,中共安源市委以曾任矿警队另一个大队长胡希圣的名义,向程潜和江西省政府主席朱培德、湖南省主席周斓发电报,谎称陈鹏等因压迫士兵为匪而被士兵枪杀。处决这8名叛徒后,当天宣布将驻安源的萍矿工人纠察队约五百人,萍矿矿警队约五百人,醴陵县工人纠察队和农民自卫军二三百人,衡阳的农民自卫军七八十人,萍乡县农民协自卫军和保安队一百余人,莲花和安福农民自卫军一百多人。以上七支武装队伍加上临时参加的工人,参加起义的共有2000多人,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三团(不久改为第二团),由原赣西农民自卫军总指挥王新亚任团长,中共安源市委书记蔡以枕任党表。部队战士开始了紧张的操练,修理厂工人砌了二三十座炉子,日夜打造梭标、马刀。井下工人利用矿上生产用的炸药和雷管制作土手榴弹,大家称它为“洋蕌古”等武器,妇女们忙着缝制军旗和胸章(图3),起义部队整编后,逐级授旗。控制了整个矿山,作好了一切准备,等待起义命令。

“这个团采用三三建制,共有3个营、9个连、27个排。第一营营长张友林,第二营营长吴杰,第三营营长王亚明。此外,团直属部队有机枪连、炸弹队(又叫爆破队)、看护队、宣传队、侦察队、武装特务班等。炸弹队由安源煤矿井下爆破工人组成,看护队、宣传队主要由工人家属中的青年妇女组成。团部设有军需处、军械处等机构。部队整编后,团、营、连和直属队均授予红色军旗,旗上镶有镰刀、斧头和五角红星图案,书写某团某营某连字样。全体官兵均系红色识别带于脖颈,并佩戴印有部队番号和本人姓名、职务的布质胸章”。⑤

1929年7月2日,潘心元在《向中共中央的报告》中写道:“在未暴动前,安源已有五百左右徒手工人群众的组织。王新亚同志从永新带来农民自卫队一百左右枪支,安源矿警队有枪支约五百,但矿警队内面还有几个反动军官必须解决,我们力量大概如此。阴历十日(阳历9月5日)晚上(凌晨),下令暴动(指枪毙反动官长,并非开始秋收暴动),由王新亚指挥工人、农军分头捕杀反动长官,改编军队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三团,于是安源市便归我们了。”⑥

王耀南在1983年著写的《坎坷的路》中回忆道:秋收起义的日子终于临近了。一九二七年九月八日,杨明同志突然通知我们几个搞爆破的工人到张公祠老火车站附近集中。原来我们参加筹集炸药火具的二十几个爆破工和矿上其它有专业特长的年轻工人近六十人,正式组编为参加秋收起义的第一师第二团爆破队。我们来到张公祠老火车站集中后,二团团长王新亚站在一个坡地上,宣布正式组成爆破队。他说:“……现在我宣布,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爆破队正式成立,由杨明同志任队长,王耀南同志任副队长。”接着,他把一面鲜艳的红旗授给了杨明同志。红旗用套有白铜枪尖的竹竿挑着,旗面上有镰刀、铁锤的图案,并缀有一颗金黄色的五角星;旗边上竖向排列着一行字;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爆破队队部。⑦

刘先胜在《武装起来的安源工人》中回忆道:不平常的一九二七年的中秋节(9月10日)就要到了。……中秋节的前几天,接到三大队大队长的通知:矿警队二百多人,工人纠察队六百多人,和临时用梭镖、大刀、竹竿武装起来的工人,一共三千多人,再加上萍乡的农民自卫军,合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二团,我们三个大队就扩编为三个营,党决定我在第三营第八连当连长。……中秋节,也就是阳历九月十日,营长到了我们连里,问了情况,就交给我一面红旗。旗杆上面有白铜枪尖,红旗边上一排黑字:“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第三营第八连”。授过旗以后。我们全连欢欢乐乐地吃起过节酒来。⑧

秋收起义时间及首举军旗的部队

 

安源军事会议后,9月5日,毛泽东将情况报告湖南省委。9月8日,湖南省委发《中共湖南省委关于夺取长沙的命令》:“湖南省委决议,令各地赶紧动员,限于阳历本月十六日会师长沙,夺取省城,建立中国革命委员会湖南分会。令到即各遵照执行。鄂南决于九日发动,安源决于十一日发动,自岳至长至株铁道九日起破坏,各县农运亦应特别加紧工作,限于十一日齐起发动并告”。⑨

罗章龙在1984年12月16日,《关于安源工人运动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片断史实》中回忆道:破坏铁路所用炸药,主要是从安源搞来的。八月间,沈家大屋会议后,我专程到安源搞炸药。……后来我们就用这些炸药在几个地方破坏铁路,取得了部分成功,使敌人的交通受到很大影响。⑩

1927年9月9日,按照中共湖南省委命令所定“自长至岳至株铁路九日破坏(直到14日结束)”,以此为标志,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爆发。省委命令“安源决于十一日发出”。工农革命军所辖3个团,共5000余人。按照毛泽东从安源发出的进军命令,分别于安源、修水、铜鼓发动。

1927年9月8日,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爆破队成立。“就在二团召开成立会的当天晚上,石作东(原铁路工人纠察队队长)带领几个人乘着火车,奔驰在长沙开往株洲的铁道线上。他们遵照上级党的指示,为防止暴动开始后,敌人迅速增援,立即动手破坏长株铁道。他们把火车开一段又停下来,在列车后面撬道钉,抬钢轨,折枕木。一晚上的工夫把长株铁路弄开七、八个口子。本来还想炸掉一座桥梁因雷管失灵,又被敌人发现,没有炸成。回到安源的时候,己是9月10日(农历八月十五日)凌晨了。”⑪10晚上,第二团团长王新亚率领部队在安源张公祠集合队伍,11日凌晨,兵分二路从三合桥和花冲坳向萍乡县城进发。

9月6日,毛泽东在安源安排工作就绪和组建了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三团(后改为第二团)后,同潘心元一道,由毛泽民、刘建中、周克明、易子义等人护送,急赴铜鼓第三团驻地领导起义。岂料在湖南浏阳与江西铜鼓交界的张家坊时,却不幸被当地民团抓住,后机智逃出险境。9月8日,毛泽东历经艰辛到达浏阳工农义勇队第四团团部——铜鼓县城肖家祠。10日,第三团由党代表徐骐主持召开排以上干部会议,毛泽东传达“八·七”会议精神、中共湖南省委常委会和张家湾军事会议决议,宣布驻铜鼓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三团。苏先俊任团长,潘心元任党代表(潘未到职,由徐麒代理),彭澜征任副团长。下辖3个营,第一营营长汤采芝,党代表刘友德;第二营营长张子清,党代表黄本和;第三营营长伍中豪,党代表王俊民。全团1000余人。11日凌晨,鲜红的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三团的军旗,迎风飘动,部队在铜鼓县城桥头大沙洲集合,接受毛泽东检阅,然后向进攻浏阳县城必经的白沙镇和东门市进发。

1927年9月17日,苏先俊在《关于浏阳、平江、岳阳作战经过报告书》中写道:“九月七日接安源同志通告知湖南革命委员会己组织成立,并决调各处军队进攻长沙,十日毛泽东同志来铜鼓,即组织前敌委员会,以毛泽东同志为书记,先俊等为委员。十一日修水第一团及新编之第四团向平江进发”。⑫

1927年9月8日,驻扎在修水的革命武装负责人余洒度接到苏先骏转来的前委会通知后,将参加起义的部队改称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由余洒度任师长,余贲民任副师长,钟文璋任参谋长兼第一团团长,前委书记毛泽东不再担任师长。原江西省防军暂编第一师的建制和第一、第三团番号及领导成员不变,。将第二团(即新收编的邱国轩团)改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四团。至此,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组建工作全部完成。“部队的编制是三三制,一团三营,一营三连,师直属机关有特务连,还有副官处、参谋处、军要处、军械处、医务处等几大处。”9日,卢德铭长途奔波,终于在渣津回到了部队。按照湖北省委的指示和决定,卢德铭担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总指挥,并按湖南省委的有关规定,参加前敌委员会,为委员。9日上午,钟文璋率领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第二营、三营从修水县城西门出发,路经杭口、马坳,在渣津一带宿过中秋节,向湖南平江进发。由参谋处长陈树华、参谋何长工、副官杨立三赶制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军旗。

“工农革命军的军旗制好后,并未公开打出。为了便于在当地收税,驻修水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团仍然打着“江西省防军暂编第一师”的旗号,并以省防军的关防税印信盖税务收据。直到9月11日,工农革命军第一团开至离平江县城50华里处的马坳,才公开打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旗号。当时在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师部书记处任书记的谭政1976年11月10日回忆说:队伍那一天起义出发记不太清楚,只记得部队开赴平江长寿街作战的那一天,是在渣津还是马坳一个有鹅卵石的干河坝里集合,由当时第一团团长钟文璋讲话,口号是打到长沙去。这时部队打起了有镰刀、斧头图案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旗帜,战士们带了印有镰刀、斧头图案的臂章。”⑬

1927年10月19日,余洒度在《警卫团及平浏自卫军合并原委参加此次两湖战役报告略书》中写道:“九月八日得知先俊兄转来萍乡举动决议,及告以俊部同志决议书云:第三团决即响应萍乡,望兄即率部由平江直攻长沙,两团应互相联络。又云:此糸同志决议,未便拒绝等语。”⑭

综合上述史料记载和回忆文章报道,更进一步得到结论为:1927年9月5日,安源宣布组编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从9月8日至10日开始逐级授旗,打出“工农革命军”的旗帜,等待起义命令。铜鼓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三团,打出“工农革命军”的旗帜是1927年9月11日,从铜鼓出发,向浏阳挺进。修水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三团,打出“工农革命军”的旗帜是1927年9月11日。修水驻扎的起义部队是在9月8日,接到由铜鼓第三团苏先梭转来的安源成立的前敌委员会的通知后才赶制军旗。11日在马坳才公开打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旗帜。这样,安源的起义部队是湘赣边界乃至全国最早使用中国工农革命军这一名称,率先举起中国工农革命军军旗的军队。

 

安源煤矿成为全国唯一的“将军矿”

 

1930年9月24日,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军一方面军到安源进行休整,扩军筹粮筹饷,安源1000多名工农群众踊跃报名参加红军,跟着毛泽东、朱德上井冈山。毛泽东还出席了安源苏维埃政府召开的欢迎红军大会并发表演讲。据史料记载,毛泽东从1920年11月下旬至1930年9月,先后十次来到安源,深入农村、工矿,进行社会调查,撒播革命的火种,开展革命活动。1920年11月下旬,毛泽东从湖南长沙到醴陵县考察教育,顺路到江西萍乡进行社会察。他深入到城乡调查访问,得知当年春荒时,萍乡农民和城镇贫民自发聚集起来,一齐到财主、商绅家“吃大户”,也叫作“吃磨饭”时情况后,他在1920年12月23日写的《告中国农民》一文中称赞道:“萍乡今年这件事,也是中国农民觉悟的一点曙光。……有了这道曙光,青天白日就要随着来的。”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无数萍乡青年男子、安源煤矿工人和安源路矿俱乐部职员,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革命队伍。据不完全统计,从秋收起义到1930年9月,安源工农群众参加红军约5000人。他们是革命的先锋、斗敌的勇士,南征北战、生死拼搏驰骋在各个战场上,为中国革命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用血肉之躯筑起了今天的社会主义大厦,一批战士浴血奋战成为开国将领和党的高级领导干部。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的有: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游艺股长、原海军司令员肖劲光。被授予上将军衔的安源煤矿工人有:原解放军总参谋长、国防部副部长等职的杨得志。被授予中将军衔的安源煤矿工人有: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刘先胜,原广州军区副政委晏福生,原国防科委副主任唐延杰,原北京军区副司令员韩伟(图4),原解放军北海舰队政委丁秋生。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职员、原北京军区副司令员谭希林(图5),安源工人纠察队党代表、原海军副司令员方强。被授予少将军衔的安源煤矿工人有:原工程兵副司令员王耀南,原北京军区副政委吴烈,原铁道兵副司令员罗华生,原解放军总后勤部西安办事处政委罗桂华,原新疆军区副司令员幸元林,原广东省军区政委熊飞等12名安源煤矿工人和3名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职员的将军。同时,安源煤矿工人成为党的高级干部的有:原公安部副部长许建国,原国家体委副主任蔡树藩,原中共广东省委顾问委员会副主任肖华湘,原五机部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吴运铎,原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二分院十一厂副厂长姜彬,原湖南省总工会主席、省政协常委等职的宋新怀,原湖南省政协副主席刘亚球,原湖南省政协副主席袁学之等人。另外,萍乡籍将军还有王六生、朱辉照、甘祖昌、朱云谦、李夫克、江勇为、况开田、金忠藩、胡登高、徐国贤、谢锡玉、龙炳初、刘镇、朱家胜、黎新民等15人,他们都是共和国的基石和奠基人。全国被人们喻为“十大将军县”就有湖北省红安县、江西省兴国县、湖南省平江县等。但从一个煤矿走出众多将军,那只有江西省萍乡市安源煤矿,因该矿走出了12名开国将军,所以安源煤矿是全国名符其实的唯一“将军矿”。

安源在“秋收起义”的历史地位

 

1927年9月,毛泽东挥笔写诗一首《西江月·秋收起义》。“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修铜(江西省修水县、铜鼓县,作者后改为“匡庐”)一带不停留,便(后改为“要”)向平浏(湖南省平江县、浏阳县,后改为“潇湘”)直进。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秋收时节暮云沉(后改为“愁”),霹雳一声暴动”。这是毛泽东为我们勾画出了秋收起义的壮丽诗篇。

对于1927年9月,安源工人在秋收起义中的作用,中共中央、中央特派员、湖南省委书记等先后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1927年10月4日,时任中共中央特派员任弼时在给中央《报告》中写道:安源“工人参加这次暴动非常热心,并极勇敢,炸弹队、梭镖队、看护、宣传等队,内均糸工人(约有一千二三百人参加)。”⑮

1927年10月8日,时任湖南省委书记彭公达在《关于湖南秋暴经过的报告》中写道:“在秋收暴动经过中,湖南的无产阶级——安源工人、铁路工人等——的奋斗精神,特别表现得十分坚固和勇敢,确是革命的先锋队。⑯

1927年12月15日,中共中央致湖南省委信中记载:“秋暴的事实已告诉我们攻打萍乡醴陵浏阳血战几百里的领导者和先锋,就是素有训练的安源工人。……仅仅只有安源工人起来,可以说秋暴颇有声色,还是安源工人的作用。”⑰

《毛泽东一九三六年同斯诺的谈话》中,谈到这支“工农红军的最早的部队”的诞生经过时说:(1927年)九月间,我们通过湖南的农会成功地组织了一次广泛的起义,工农红军的最早的部队建立起来了。新战士有三个主要来源:农民本身,汉冶萍矿工(安源工人),起义的国民党部队。这支早期的革命军事力量称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来自反叛了汪精卫的一部分武汉警备部队。第二团由汉冶萍(安源)矿工组成。第三团由浏阳等县的农民武装组成。

“安源会议”是毛泽东军事生涯的重要转折点。从党的创建开始,毛泽东先后从事过学生运动、工人运动、统一战线工作、农民运动,当然也注意了武装斗争问题,但他从未直接组织和领导军队。他成为革命军队的的统帅是从安源开始的。从此,他一直率领和指挥人民军队战斗,直到全国解放。

“安源会议”是中国工人运动史上和中国工农红军建军史上的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安源成为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的策源地主要爆发地和军事中心。是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的革命战争“进入创造红军新时期”的重要标志,对推动全国的武装斗争,发展壮大革命势力,夺取全国革命胜利,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在中国革命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安源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诞生地之一,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发展、壮大历史的组成部分,意义深远。其里程碑是:诞生于八一起义,兴起于秋收起义,成长于井冈山斗争,定型于古田会议,壮大于延安时期。

 

参考书目

①《风展红旗如画》特刊,2012年中国红博会组委会萍乡执委会,2012年7月,第3页。

②《中共萍乡地方史》第一卷,萍乡市史志工作办公室著,中共党史出版社2003年12月出版,第247—248页。

③④⑧⑨⑩⑰《安源路矿工人运动》上下册,中共萍乡市委《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编纂组编,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91年4月出版。第1053页。第1067页。第1068页。第628页。第1063页。第657页。

⑤⑬《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史》,萍乡市中共党史学会、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萍矿业集团公司著,江西人民出版社2007年9月出版。第173页。第184页。

⑥⑫⑭⑮《秋收起义资料选辑》,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党史出版社1982年3月出版,第157—158页。第51页。第132页。第97页。

⑦《坎坷的路》,王耀南著,战士出版社1983年6月出版。第5—6页。

⑪《秋收起义故事集》,江西人民出版社、湖南人民出版社合编,湖南人民出版社1977年7月出版。第30页。

⑯《安源路矿工人运动史料》,长沙市革命纪念地、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合编,湖南人民出版社1980年4月出版。第55页。

 

图1

图2

图3

图4   前排左起第七为毛泽东、 后排左起第十一为韩伟

图5    后排左起第三为毛泽东、第六为谭希林、第九为刘型(萍乡排上人、曾任萍西游击营营长、营党代表)